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百科 >  > 正文

国投电力一把手顺利交接曾摔掉铁饭碗的职业经

2019-06-15 17:15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日前,电力四小豪门之一的国投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投电力)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胡刚先生因工作调整的原因,拟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并同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公司法定代表人。

  同时,经过国投电力第十届董事会第四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选举朱基伟先生为公司董事长,任期自本次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至此,国投电力顺利完成了一把手的交接,并将紧跟母公司国投集团,开启新能源电力的发展之路。

  本次离职的胡刚,是一位电力系统老兵,其从水电部北京勘测设计院助理工程师做起,先后在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和国投集团任职。在国投集团,胡刚于2008年出任国投电力董事长,并掌舵公司近11年。57岁的胡刚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关于他今后的工作安排,官方还没有透露。

  本次接任胡刚董事长位置的朱基伟,同样是来自国投集团。但值得注意的是,朱基伟当初是“摔掉铁饭碗”,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来到国投电力。2016年8月17日,国投电力举行了首届职业经理人聘用合同签订仪式,朱基伟就是在此时上任。

  上任的同时,朱基伟的人事档案就转出国投公司,挂到了外部的人才中心。这意味着,没有铁饭碗的护持,他的去留直接与业绩挂钩,受聘的三年,若是干不好,随时面临解聘危机。

  如今,三年聘期未到,朱基伟便用入局董事会证明了“压力产生动力,动力焕发活力”这一道理。这也是当初国投集团实行国企人事改革想要达到的效果摔碎铁饭碗,国企高管的经营业绩和薪酬水平与市场对标,调动起活力,提高国企的创新战斗力。

  朱基伟的大东家国投集团,自2014被国务院国资委确定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以来,一直积极推进国企改革,并奉行“人事制度一小步,国企改革一大步”,成为了能源央企改革的排头兵。

  此次朱基伟以职业经理人身份成为国投电力一把手,也是一个信号国企改革的深度和广度远超前期,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哪怕是能源央企的铁饭碗也越来越难抱,实力和能力才是“面包”。

  附个人简历

男,1970年生人,大学本科学历,工程师。

  历任国投曲靖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厦门华夏国际电力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国投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昨日,上海松江区发改委发布通知称,2019年度第一批上海市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专项资金申报工作正式启动,申报对象为在本区范围内建设且于2018年5月3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投产发电的各类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将于3月31日前截止,逾期不予受理。

  各有关单位

  根据《上海市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专项资金扶持办法》(沪发改能源[2016]136号)和《关于调整可再生能源资金扶持政策支持光伏发电持续发展有关事项的通知》(沪发改能源[2019]33号的有关要求,现组织开展2019年度第一批上海市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专项资金申报工作。

  一、申报对象

  在本区范围内建设且于2018年5月3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投产发电的各类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二、申报材料

  1、申请表

  4、并网验收意见单

  三、其他事项

  1、项目申请材料一式五份,并于2019年3月31日前送至区发改委节能减排科,逾期不予受理。

  2、项目申报单位提交的申请材料中,除原件外其他材料需加盖企业公章予以确认。

  3、个人光伏项目由电力公司打捆申报,居民个人无需单独申报。

  特此通知。

  上海市松江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9年3月14日

  附件

  上海市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专项资金项目申请表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有关行业协会,有关单位:

  为贯彻落实《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指南(2016-2020年)》,加快推动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继续打造绿色制造先进典型,引领相关领域工业绿色转型,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的通知》(工信厅节函〔2016〕586号,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开展第四批绿色制造名单推荐工作。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工作程序

  请依据本地区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实施方案,并充分结合绿色制造系统集成等相关工作,按照《通知》明确的推荐程序,参照前三批绿色制造名单推荐工作要求,组织企业(含央企,下同)、园区等认真开展申报工作,抓紧确定本地区第四批绿色工厂、绿色设计产品、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推荐名单。请于2019年4月15日前将申请材料(项目汇总表、单项申请材料等,参见附件1-5)报送我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纸质材料一式三份,并随附电子版材料。

  同时,请切实加强对前三批绿色制造名单内有关单位及第三方评价机构的指导、监督和管理,对不再符合绿色制造评价要求的单位,及时向我部报送有关情况,我部将进一步强化监督,根据实际情况动态调整绿色制造名单。

  二、相关要求

  (一)绿色工厂

  鼓励根据本地区产业结构特点在需要进一步加强绿色发展水平的行业中选择一批基础好、代表性强的企业开展绿色工厂的创建工作〔参照《绿色工厂评价通则》(GB/T36132-2018)及《通知》中绿色工厂评价有关要求〕。请各地区按照制定的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实施方案目标计划推进绿色工厂创建工作。

  (二)绿色设计产品

  本批绿色设计产品申报范围和相应标准请登陆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网站,在“绿色设计产品标准清单”中查看,申请产品仅限清单中载明标准的产品。根据标准具体要求,编写绿色设计产品自评价报告。评价工作以纸质申报材料为准,为提高评价工作规范性,鼓励利用绿色制造公共服务平台(www.gmpsp.org.cn)同步报送相关材料。

  (三)绿色园区

  绿色园区建设重点是以产品制造和能源供给为主要功能、工业增加值占比超过50%、具有法定边界和范围、具备统一管理机构的省级以上工业园区。请选取一批工业基础好、基础设施完善、绿色水平高的园区进行申报(参照《通知》中绿色园区评价有关要求),鼓励国家低碳工业园区试点单位开展绿色园区建设工作。每个地区推荐的绿色园区不超过3个。

  (四)绿色供应链

  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示范申报范围涵盖汽车、航空航天、电子电器、通信、大型成套装备机械、纺织、建材等行业中代表性强、影响力大、经营实力雄厚、绿色供应链管理基础好的核心制造企业(参照《通知》中绿色供应链评价有关要求)。

  三、第三方评价机构有关要求

  开展绿色制造体系相关评价工作的第三方机构应满足以下基本条件:

  (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事业单位、行业协会等,具有开展相关评价的经验和能力。

  (二)具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及开展评价工作的办公条件,具有健全的财务管理制度。

  (三)从事绿色评价的中级职称以上专职人员不少于10人,其中能源、环境、生态、系统评价等相关专业高级职称人员不少于50%;评价机构人员应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评价程序,熟悉绿色制造相关政策和标准规范。

  (四)具备开展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等领域评价的能力,近五年主导或参与绿色制造相关评审、论证、评价或省级以上科研项目,或国家及行业标准制定、绿色制造相关政策制定等。

  绿色制造体系相关评价工作由申报企业或园区自主委托第三方机构开展。第三方机构可参照《绿色制造体系评价参考程序》(工信厅节函〔2017〕564号)开展评价工作。第三方机构应对评价结果的真实性负责,在评价报告中对照前述的评价机构基本条件逐项进行说明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并与申报主体自评价活动保持独立性,不应参与自评价报告编写。为提高评价质量,同一法人的第三方机构(包括与其相关联的企事业单位)开展的本批次绿色制造体系评价项目(包括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总计不得超过15项。同时,为提升第三方机构的自律意识,便于广大企业和园区择优选择,鼓励第三方机构在绿色制造公共服务平台上进行自我声明并展示相关证明材料,鼓励企业、园区选择已经完成自我声明的第三方机构,鼓励我部发布的工业节能与绿色发展评价中心参与相关评价工作。为提高评价工作规范性、便利性,鼓励利用绿色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开展绿色园区第三方评价工作

  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

  2019年3月6日

  虽然2018年全年的总装机量依然高达43GW,但是这并不能改变整个光伏行业因为“531”政策而带来的低迷现状。光伏市场连续多年的高歌猛进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急刹车,2019年能否起死回生?这是所有光伏人士都想知道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能够清晰知道的是,假如行业暴露出来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市场的未来走向便无从谈起。

  近段时间正是两会时期,光伏界的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都在积极为光伏行业发声,而他们提出来的问题也正是行业面临的痛点。从各位光伏大佬的提案及建议可以发现,当前我国光伏行业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这个难题如果不解决,那行业发展将受到极大阻碍。

  全民公敌补贴拖欠

  尽管几年前补贴拖欠问题就已经成为了行业焦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超过1400亿元,其中光伏行业缺口超过600亿元。

  事实上当前的光伏行业已经因为补贴拖欠问题而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去年被称为“史上最严光伏政策”的“531”政策出台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控制补贴拖欠问题。

  假如没有愈演愈烈的补贴拖欠问题,那就不会有急刹车的“531”政策;假如没有“531”政策,光伏行业将继续保持高速发展。

  而承受“531”政策之后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只是补贴拖欠问题给光伏产业带来打击的某一方面而已。巨额的补贴拖欠让持有大量电站的光伏企业承受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企业的补贴拖欠数额有的高达几十亿元,不少企业因此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

  所以无论是在制定政策的部门层面,还是直接被伤害的企业层面,都对补贴拖欠问题“咬牙切齿”。从这个角度来看,补贴拖欠问题几乎已经成为了“全民公敌”。

  行业早已经受够了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呼声最高

  尽管“531”政策的出台抑制了补贴拖欠缺口继续扩大的可能性,但这只是初步缓解了问题,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光伏行业仍然需要发展,补贴拖欠就必须得到解决。

  2019年的光伏补贴政策之所以至今尚未出台,就是因为今年的政策不但需要根据市场情况制定光伏标杆上网电价等补贴标准,而且还担负着为“补贴拖欠”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重任。从重要性上来看,为“补贴拖欠”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几乎是今年光伏政策最重要的任务。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今年大概率将会以限定30亿元补贴的方式来解决新增项目的补贴问题。但是令行业人士担忧的是,新增项目的补贴问题解决了,但是更为严峻的存量项目补贴拖欠却仍然得不到解决。

  从近期各光伏大佬的发言可以发现,光伏业内也早已受够了补贴拖欠,几乎每一位光伏人大代表的提案中都表达了对于解决补贴拖欠问题的期望。

  新能源在全球多个电力市场中占比大幅上升是显而易见的,风电与光伏作为非水可再生能源中的两大明星,增势尤为显著。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2018新能源市场长期展望(NEO)》预测,到2050年风电与光伏发电量将达到全球发电量的50%,共占半壁江山。

  而全球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在对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领域的首次调研中发现,太阳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表现超越了风能。惠誉表示,从全球市场来看,太阳能项目的运营风险较低,项目资产表现更稳定。“从评级角度来看,太阳能项目的表现也优于风电项目。”惠誉董事长安德·鲁乔伊特说。

  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有一笔10亿投资款,在新能源项目投资中就一定要选择太阳能项目,太阳能项目的收益就会更好?

  答案并不是肯定的。尤其对国内市场而言,风电与光伏受政策影响,市场条件具有较强的波动性。站在投资企业角度,只要符合投资回报率的项目都可以投。实际上,投资额既定的情况下,对于风电和光伏项目的回报率要求都是一样的。

  在国内市场,之所以国电投猛投光伏,龙源猛投风电,主要还是依据公司主营业务。新能源项目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但同作为新能源风电与光伏,二者是否存在竞争关系?

  就消纳而言,这种竞争冲突是确实存在的。

  目前,我国风电、光伏在电力结构中仍只占据较小的比重。2018年,全国风电、光伏发电量分别为3660亿千瓦时、1775亿千瓦时,占据全部发电量的5.2%、2.5%。

  不过,在能源转型的推动下,随着风电、光伏经历平价上网,成为消费品进入到生活各个领域,风电与光伏将不仅仅只是在全国电力供应中充当锦上添花的配角,而将成为我国主力电源之一。在能源互补的同时,二者的冲突关系也会逐渐显现出来。

  进行时:风电>光伏

  目前来看,风电在可利用小时数、度电成本、补贴依赖性等几方面都要优于光伏。

  可利用小时数:

  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2095小时,较2017年增加147小时。据了解,投资回报率较高的公司,风电可利用小时数一般也较大,根据测算,年平均风速5m/s以上、测风塔最高处风功率密度200W/m2以上、风频分布好的区域,可利用小时数能够达到1800以上。

  光伏2018年全国平均利用小时数1115小时,同比增长37小时。光伏发电平均利用小时数较高的地区,如蒙西、青海、四川等,可利用小时数均在1400以上。

  度电成本:

  据工信部统计,2017年我国陆上风电度电成本约为0.43元/千瓦时,较2010年下降7%,已经非常接近火电电价。相对而言,虽然太阳能电池组件价格过去几年来大幅下降,但在新能源之中光伏的度电成本仍是居高的,度电成本在0.5-0.7元/千瓦时。

  补贴:

  风电与光伏等新能源目前面临的问题都有补贴拖欠。从对补贴的依赖性上看,风电对补贴的依赖要小于光伏。陆上风电度电补贴在0.15元左右,光伏度电补贴在0.23-0.3元。

  据了解,2020年补贴取消前风电补贴年均增长71.6亿元,增长规模可控:经统计过往各省风电装机量和补贴价差,2017年全国风电补贴需求751.5亿元,至2020年补贴取消时,预计补贴需求达到966.3亿元,未来三年年均增加补贴需求71.6亿元,整体规模可控,每年新增风电装机对补贴总量影响有限。

  将来时:光伏>风电

  而长远来看,无论是从成本下降潜力还是出力特性上来看,光伏的优势都会比风电更明显。与风电相比,光伏的技术进步速度更快,运维难度更低。

  降价空间:

  虽然普遍风电度电成本要低于光伏,但是光伏未来降价空间和速度要高于风电。风电场的建设成本指的是风电场建设时产生的全部投资,据测算风电投资成本约7000-8000元/kW,其中风机成本约占总成本的70%-80%,除此之外还有土地成本、道路建设费、并网费以及路条费等其他相关费用。

  2018年风电整机价格持续下降,曾一度降至3200元/千瓦左右,之后有所回升。而业内专家认为,风电整机价格应该在3500-3800元/千瓦之间,纯粹的价格竞争将会对风机质量产生影响。但是风电其他边界条件的改善存在现实困难,风电未来成本下降空间较小。

  反观光伏,近年来光伏发电组件价格、初始投资成本、度电成本皆处于下行通道,降幅较大。在过去的10年里,光伏组件、光伏系统成本分别从30元/W和50元/W下降到目前的1.8元/W和4.5元/W,均下降90%以上。未来,随着光伏进一步技术升级,成本下降空间的优势将进一步突显。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预计,随着技术进步,2019年全球成本最低的风电和光伏项目的度电成本将达到甚至低于3美分/千瓦时,成为最经济的绿色电力。

  出力特性:

  光伏发电功率曲线是以中午时刻轴为对称轴电抛物线形,与太阳朝出夕落的路径一致。而风力发电风速和风向一般没有固定的变化规律,出力更不稳定。

  运维:

  风力发电叶轮转动部分为机械转动结构,易出现机械故障,维修技术水平要求高,成本高。而光伏发电设备不存在机械磨损问题,运维成本更低、难度更小。据了解,风电运行维护成本约占总成本的10%到15%,而风机维护过程中停机时间过长将会导致运维成本增加,我国风电场平均运行维护费用为0.05元/千瓦时左右。

  除此之外,光伏在全球竞争力上也有着更好的表现。

  我国风电与光伏均已经是全球第一,风电装机量在2012年超越美国成为第一,稳居首位至今;太阳能装机量2015年超越日、美、德成为第一,保持至今。但总体来看,中国的风电制造企业业绩主要来自于国内市场,国外市场占有率非常有限。而光伏在海外的扩张仍在持续,市场占有率的提高大部分来自海外。

  在全球范围内,根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随着太阳能光伏竞争力日益增强,其装机容量在2025年前会超过风电。彭博新能源财经此前展望,2040年太阳能光伏将成为主导能源之一,占全球发电总装机的32%,风电14%。

  从企业角度看,光伏企业的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快,企业排位变动较风电企业更大。由于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和沉淀,风电开发多是由大型国企参与,风电市场内龙头地位较难撼动。而光伏制造业中大多是民营企业,虽然现在国有企业在大举进入,但是从传统存量来看,还是民营企业开发量较多。光伏行业内技术更新迭代快,行业内一、二梯队阵容排位较容易发生变化。

  竞价新时代

  如今,风电与光伏都处于由补贴依赖逐渐实现平价转变的新阶段。对二者来说,2018-2021这几年都是实现去补贴化的重要历程。在“十三五”末期实现平价上网后,光伏与风电将无需再考虑补贴方面的桎梏。

  在现阶段,为逐步摆脱对补贴的依赖,风电与光伏都开始走进了竞价时代。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指出,从2019年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应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分散式风电项目可不参与竞争性配置。

  风电率先走入竞价模式,优化风电投资环境和消纳环境,可以有效减少非技术成本和弃风率,降低财政补贴压力,加速平价上网步伐。由地方制定竞价规则,目前已有广州、宁夏、陕西等多个省份出台了竞价细则。

  而光伏在经历去年531后,今年的新政策终于有了眉目。根据新政策基调,光伏也将迎来全面竞价时代。除光伏扶贫和户用光伏之外,其他商业化项目都将参与竞价。相比过去设定全年补贴规模,新政策将根据申报电价,在一定的年度补贴总规模下,由市场本身确定补贴装机规模。

  虽然光伏竞价基调已经确定,但是更多细节尚未明确。风电与光伏的竞价方式与范围的差异还需等待进一步的政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