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 正文

新能源配额制渐逼近 地方能投集团“读秒”冲关

2018-12-10 16:34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新能源配额制渐逼近 地方能投集团“读秒”冲关关键词: 新能源发电新能源配额制风电企业

:一场远在大洋彼岸的中期选举,在吸引全球政治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了能源投资者的狂欢。人们笃定,掌控参众两院的共和党更有利于能源的投资和资本扩张,石油和天然气是最大的利好板块。

但国内的投资者们显然没有满足于此,临近四季度,多个省级能源投资平台出现集体异动。云南盐化[-1.77% 资金 研报]定向增发更换大股东,甘肃电投[0.27% 资金 研报]定增募资21亿输血公司项目调整,更早时候,粤水电[2.95% 资金 研报]通过子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战略投资者。

经济观察报注意到,地方能源投资集团此次集体进行战略调整,虽然形式多样但指向却高度统一:看中了新能源这块蛋糕。集体异动背后,地方国资系统的战略布局迹象明显,而资本借道涌入新能源的路径亦是非常清楚。

更为紧迫的是,新能源配额制越来越近,明年的新能源投资考核压力将前移至今年四季度。以新能源发电为例,为了完成明年的硬性考核,今年底之前就要完成一定设备量的投建并抢装并网。重压之下,具有国资背景的地方能投平台不得不以“读秒”的速度快速整合资源。

“无论是新能源的市场蛋糕还是国家补贴,对财政紧张的地方政府来说,都是巨大的诱惑,”一位接近国资系统的业内专家告诉经济观察报,“再加上能源领域的国家队在整合地方资源方面频频出手,地方政府借国企改革做大地方力量也是重要的考量,新能源领域多方利益博弈的格局已经形成”。

加速布局

临近四季度,地方能源投资集团抱团冲关的意味越来越浓厚。

自10月份起,受惠于盐改春风的云南盐业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但业内对其的预期并非集中于盐改板块,而是其获得的一笔12亿元的资金。云南盐业发布公告,称以定向增发的方式向云南能投集团非公开发行12390万股股份,募资资金12.4亿元。

这一资本操作直接改变了公司的控股股东。本次发行前,云南盐化控股股东为云南轻纺集团,该公司持有云南盐化40.59%股份,云南省国资委为最终控制方。本次发行后,云南能投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不低于40%、轻纺集团持股比例降至24.35%,云南省国资委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控制方。

调整之后,实际控制人云南省国资委未变,而控股股东发生变化。公开资料显示,云南能投集团成立于2012年,隶属云南省国资委管理的“能源资源开发、建设、运营和投融资主体,电力、电网、天然气、相关能源资源和资产的整合主体”。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云南能投的入主,云南盐化表示,“云南能投可利用上市公司的融资平台功能和资本运作优势,做大、做强云南省的能源产业”。云南能投在“水电、火电、新能源发电(风电、太阳能、垃圾发电等)方面的发展潜力备受市场期待”。

新能源配额制渐逼近 地方能投集团“读秒”冲关(2)关键词: 新能源发电新能源配额制风电企业

与这一思路相似的还有广东国资改革标杆粤水电,在公司公布的公司发布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中,旗下轨道交通、建安两家子公司拟引入社会资金不超过10亿元。对粤水电来说,“建筑公司中率先向新能源大幅转型,而新能源项目储备丰富,资金需求较大”,子公司的混改试水有望在资金方面为公司提供支持的同时,为后续新能源项目的跟进提供借鉴。

实际上,粤水电大股东广东水电集团隶属广东省国资委监管,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施工经营、资本经营、房地产开发经营、综合经营等领域,形成了以工程总承包为基础,以清洁能源开发利用为重点的业务模式”。

加码新能源业务的粤水电很快就尝到了甜头。根据公司发布的2014年中报:实现营业收入24.80亿元,同比增长0.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967.48万元。需要指出的是:公司旗下5家并表新能源控股子公司共实现权益净利润6705.36万元,意味着其他业务处于亏损阶段,“业绩主要来自新能源”。

同样斥巨资加码新能源业务的还有甘肃电投,甘肃电投此前公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公司拟向不超过十名特定对象募集总额不超过21.80亿元资金。

甘肃电投大股东为甘肃电投集团,甘肃国资下属的唯一清洁能源平台。目前,甘肃电投是甘肃电投集团旗下的水电业务核心运营主体,此次定增后,公司将持有集团大部分的清洁能源资产。

经济观察报梳理后发现,上述集团与其子公司的操作,虽然方式不同,但大都遵循了相同的路径:控股权由其他地方平台转向地方能源平台;然后将上市公司原有的资产置出,置入一部分清洁能源资产。东方证券在出具的研报中指出,资本操作的结果就是“通过对资本市场融资做整个集团乃至整个省的清洁能源平台”。

针对这一调整思路,上述接近国资系统的业内专家表示,“此轮国企改革重点和方向是借助资本市场,将国有企业资源优化配置,同时要为国企转型特别是新项目的上马储备资金。

利益博弈

“当然,尽管一切都是为了新能源,但各个地区及能投集团又有不同,其背后是地方经济、国家战略和企业利益之间的不同考量,”有观察人士指出,“近半年以来地方能投集团频频异动,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政策预期较好,争抢政策红利的动机较为明显”,刚性因素则是“能源领域渐行渐近的配额制”。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由国家能源局起草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试行)》日前已由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讨论并原则通过,这项能源方案目前正在征求各方意见建议,再次修订后将上报国务院审定。

新能源配额制渐逼近 地方能投集团“读秒”冲关(3)关键词: 新能源发电新能源配额制风电企业

所谓新能源配额制,是指各省(区、市)均须达到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基本指标,在电源中强制规定必须有一定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如果达不到既定目标,基层政府和电网企业都将被问责。

根据《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试行)》规定,“配额制具有一定的强制性,该制度有望将新能源用电量作为地方政府的考核指标”。显然,下半年来,部分省份具有国资背景的能投集团大手笔加码新能源就是个最好例证,“政绩考核追求确定性,而只有地方平台才能提供最大的确定性”。

数据反映了政策倒逼的效果。就新能源板块的细分行业来看,前三季度,光伏行业收入同比增长22.54%,毛利率19.06%,同比增长2.45%,而就在第一季度时,市场还普遍对光伏业的前景感到悲观。

但显然,这并不是地方政府加快新能源投建的全部原因,央企、地方企业和民营企业围绕新能源的利益博弈才是重要的推动力量。“从过去几年的存量来看,新能源领域前十大投资平台中无一家地方平台,”根据东方证券统计的数据显示,就细分市场如水电,地方平台普遍占到份额的20%以上,“依托西南丰富的水资源,云能投、甘电投、川投等在水电方面具备与央企博弈的资本”。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在于,目前,新能源项目仍然处于前期投入阶段,尽管远期收益较为可观,但前期的大额度投入对任何一个集团企业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盈利方面又难以保证。

据了解,目前新能源投资最大的奶酪仍然是国家补贴,赚国家的补贴仍然是很多新能源类型的企业开展业务的主要动力。

按照有关规划,到2015年,风电将产生电量2000亿千瓦时,约需补贴400亿元;光伏发电当年产生电量500亿千瓦时,需补贴250亿元;生物质能发电量700亿千瓦时,需补贴280亿元;电网接入还需补贴100亿元。预计2015年补贴资金超过1000亿元。

尽管“赚政府的补贴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但这种靠补贴过日子的模式能延续多久还需打一个问号,亦有机构预测,“单2015年一年,新能源补贴的综合资金缺口将达到500亿元,迫于压力,新能源行业在蛋糕的划分上或将出现重大变革”。

对于“读秒”冲关的地方能投集团来说,年末冲关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如何重新修订其常规业务模式以适应明年到来的配额制,还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原标题:新能源配额制逼近 地方能投集团“读秒”冲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