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 正文

中海油重回“卖油郎”角色 “断腕”让新能源失

2018-12-11 01:12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中海油重回“卖油郎”角色 “断腕”让新能源失宠?关键词: 中海油新能源风电

:国有大型传统能源企业应当结合自身的优势与业务特色,肩负起新能源发展的使命。

中海油要放弃新能源了。消息于2014年年初在市场上乍一传出,就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意味着未满7岁的中海油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或许不必再困惑成长的烦恼—情况更糟—将要面临着夭折的危险。

据中海油总部人士透露,曾被誉为“中海油新能源产业孵化器”的中海油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面临着被选择性剥离。作为中海油六大业务板块之一的新能源业务,除保留内蒙古和山西的煤制气项目外,其他项目将被转让或者卖掉 。

官方资料显示,中海油新能源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负责风能、生物质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公司成立7年来,2012年实现首次盈利。

近年来,能源短缺与环境污染问题不断被置于公众视野中,新能源作为一种环境友好型能源给能源行业带来了一股清风。许多传统能源企业纷纷试水新能源,其中也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然而,连年的亏损使得中海油不得不采取大幅收缩新能源业务的策略。中石油、中石化对新能源投资也持保守的态度。

新能源疲软

其实,传统能源企业对新能源由最初热衷到现在的回归冷静并不是没有道理。中海油新能源公司成立至今,经过6年多的发展,业务涉及风能、生物质能、太阳能、氢能等多个领域,总投资多达百亿元。但除2012年实现了首次盈利993万元外,其他年份均未盈利。

中国能源研究会节能与企业能源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鲍云樵告诉记者,不仅中海油新能源,大部分新能源也遭遇同样的盈利难问题。新能源市场的疲软,使得中海油成立时的综合性能源公司之梦,暂时搁浅在新能源。

针对新能源市场的疲软,鲍云樵指出主要是结构性产能过剩的问题。以新能源风电为例,我国装机容量居世界首位。截至2013年6月年底,我国已累计装机容量80009000万千瓦时左右,但从并网装机容量来看仅有8085%左右的风电并网,“弃风”、调峰难、风电无法消纳的问题困扰着风电的发展,也使得大型传统能源企业高达上百万元的投入并没能取得预期的回报。

鲍云樵认为,产能过剩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新能源市场还不成熟;另一方面就是政策支持的力度。这也是需要着重考虑的因素。他指出,当前地方对新能源需求的积极性不高,还有待于政策的扶持。从现在情况看来,政策支持的力度还有一定的距离。例如,如何通过政策导向,来激发地方对风电消纳的积极性就是解决风电过剩的一项重要议题。

在新能源开发方面,鲍云樵认为,国家应该走在前面。新能源的发展正处在一个没有完全自立的阶段,有些企业产能过剩,经济效益不好。这些问题要通过国家来系统研究,用政策法规让新能源发展步入良性发展道路。

中海油重回“卖油郎”角色 “断腕”让新能源失宠?(2)关键词: 中海油新能源风电

谁当主力军

中海油重回 “卖油郎”的角色,也并非突兀。美国新能源市场带来的启示,令质疑大型传统能源企业是否该走在开发新能源前列的声音不断传出。

2009年页岩气革命前,美国新能源市场主要以中小公司为主。直到XTO等中小公司突破技术瓶颈后,埃克森美孚才出手全资收购了这些中小公司,并以自身的优势进军新能源市场。有关业内人士也指出,目前新能源可以实现盈利的环境并不完善,也许在一些中小公司通过自己的优势改善投资环境后,大型传统能源企业再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进入更合适。

然而,反对这种观点的人士也不在少数。鲍云樵认为,新能源的市场化运作并不是很完善,目前存在的产能过剩问题很难吸引中小企业的投资开发。此外,中小企业因为资金、技术等方面的不成熟造成抗风险能力较差,很难通过中小企业的活跃市场来带动新能源行业的发展。

韩晓平也认为,新能源开发的资金、技术投入决定了有一些项目是中小企业无法承担的。而一些国有大型能源企业不论在资金、设备,还是资源、技术上,都具有中小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

“海上风电的开发门槛较高,不仅需要大型的海上风机配置,而且要有配套的人力物力来研发维持。这些是中小企业很难完成的。”韩晓平还指出,可能新能源的投入短期很难盈利,但从能源发展角度看,新能源的发展值得资金和技术的投入。大型传统能源企业,特别是央企所具有的优势,决定了其在推动新能源发展方面也有应该承担一定职责。

大企业的担当

“新能源的发展应当结合自身的业务和地域特点,有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发展新能源的同时,形成自己的新能源业务特色。”韩晓平说。

韩晓平认为,在开发新能源方面,传统的“三桶油”各有自己的特色。

针对当下雾霾的加重,中石油选择将注意力放在天然气这种优质能源的开采上是合理的。在新能源方面,中石油的非常规油气的开采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条件,可以与如何增加天然气的供应相结合。

中石化的业务主要在下游,可以致力于煤制天然气、生物质制天然气、沼气提纯制天然气等项目,保证天然气供应的稳定。另外还可以研究燃料乙醇来增加汽油的标号,提高纯度燃油的清洁度。

对于拥有较强海上作业优势的中海油,海上风电开发无疑是最佳选择。

韩晓平还指出,大型传统能源企业还可以考虑用完善配套的新能源服务来推动新能源业务的发展。例如,像建立分布式微电网来减少油气田电力的损耗,培养一支新能源服务的队伍,推广新能源的利用,普及新能源使用知识,帮助农民安装太阳能发电等。这种资源整合的能力,将是未来能源企业竞争中一种重要的能力。未来的能源公司更多的是成为一种综合性能源公司。

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提出:新技术与新能源相结合将催生新的工业革命。大型传统能源企业是新能源开发技术的提供者、主力军。在新能源开发中,大型传统能源企业可以结合自身的业务特色和优势,完成向综合性能源企业转变的华丽升级。

这一点,相信中海油至少也一度认同。事实上,直至今日在中海油官方网站中仍然可以看到,其对新能源业务描述的头一句就是:应对能源和环境挑战,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国有大型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文/于 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