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 正文

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和全民的环保信仰

2018-12-11 04:12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和全民的环保信仰关键词: 可再生能源新能源丹麦

:从首都哥本哈根驱车向西大约两小时,再换乘轮船,就到了一个约4平方公里的小岛—萨姆素(Samso)。岛上风光旖旎,农田、牧场、森林错落有致,并有多处天然海滩浴场。不过,让萨姆素区别于丹麦乃至欧洲其它岛屿的不是其天赋美景—从2000年起,这个岛上的所有电力便全部由风能等新能源供应。如今,那些点缀在岛上各处并延伸在整个丹麦西海岸的巨大风力发电机已经成了丹麦的新标志。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今天丹麦的可再生能源覆盖了14%的能源消耗总量以及超过28%的发电量。在OECD和欧盟成员国中,丹麦是能源使用效率最高的国家,自1980年至今,丹麦的经济增长了78%,而其能源消耗量却基本保持不变。

不仅如此,可再生能源产业已经成了丹麦的一项重要经济来源,根据丹麦风能协会的数据,2008年丹麦风能产业的出口额已经跃居所有行业的第一位,占总出口额的7.2%。在其它行业因为金融危机而面临裁员的情况下,风能行业却由于面临人才短缺的局面而不得不到中国和印度招聘工程师。甚至,生产节能减排相关产品的Vestas、诺维信以及丹佛斯等公司已经成为丹麦工业的支柱。

“未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解决的不仅仅是气候问题,还是能够创造国家经济增长的措施。”丹麦现任环境和能源部长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说。

萨姆素模式

或许对于大多数可再生能源的怀疑论者来说,萨姆素岛的成功并不是一个多大的成就,然而如果仔细探究这个小岛的成功模式,却足以使其具有更多的样板意义。

1997年,丹麦政府决定在全国挑选一个岛屿实施新能源试验,目标是用10年的时间使该岛实现百分之百的新能源自给。据丹麦前能源部长斯文˙奥肯(Svend Auken)对《环球企业家》回忆,当时丹麦政府的这个想法不仅是出于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关注,还是想证明通过各方的努力,可以实现在一个比较大的区域内摈弃对环境破坏较大的传统能源。

经过与其它4个岛屿的竞争,萨姆素凭借出色的设计方案胜出,其主要内容包括:以风电为主的电力供应,利用秸秆和太阳能提供区域供热,交通工具电力化,全民参与。在其后的十年中,岛上建立了11个风机、3个秸秆燃烧供热厂和遍布各处的太阳能电池板。岛上4000人的用电、取暖完全来自于可再生能源的供应。

然而在最初,要想说服岛上的居民进行可再生能源的改造却并不容易。负责实施该项目的萨姆素能源学院院长索伦˙赫尔曼森(Soren Hermansen)介绍,萨姆素成为丹麦可再生能源试验岛之后,岛上很多居民对此并不理解,担心这样的试验会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为此,萨姆素能源学院专门聘用了一位沟通官员,负责与岛上的居民就风电的种种问题进行交流。

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和全民的环保信仰(2)关键词: 可再生能源新能源丹麦

作为世界上应用风电最普遍的国家之一,丹麦在境内建立了多个风力发电厂,但由于风机的巨大叶片在旋转时会产生一定的噪音,很多居民担心其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因此往往不愿意让风机建在自己的社区中。萨姆素岛上的居民最初也是如此,为了打消其抵触情绪,能源学院的沟通官员花费了大量时间对居民们解释风机的安全性,以及噪音到底有多少影响等问题。

除了这项非常基础的工作以外,另一个说服当地居民的重要手段是经济刺激—请当地居民参与对风力发电机的投资。

1997年时,建立一架风机大约需要投资600万丹麦克朗,萨姆素能源学院和当地政府投资其中的一部分,余下一部分股份则向岛上居民开放。由于丹麦政府对每个风机给予40000小时发电时间内每度电0.2克朗的电价补贴(普通上网电价0.4克朗,风电0.6克朗),这就使得投资风机具有了经济效益,因此,岛上不少居民参与其中。目前,在这个4000多人的小岛上,有三分之一的家庭投资了风机。“每天只要花几分钟时间‘照料’风机。”一位居民笑着说,自己从投资风机中获得的收益已经超过了养牛的收入。

“一旦在风机中拥有了股份,那就成了他们自家的东西,因此岛上居民对风机的接纳程度大大提高,甚至还在出主意让其运行得更有效率。”萨姆素能源学院的现任沟通官员 Kjerms Jesper告诉《环球企业家》,正是通过多种渠道共同努力才使得如今在萨姆素岛上有了11架风机。

目前,这11台风机提供的电力已经完全能够保证岛上居民的使用,在冬季风大时,还可以将多余的电力“出口”到丹麦其它地区。实际上,该岛在实施新能源计划的三年后就已经完全实现了电力自足,这些电力不仅供应生活及生产用电,还提供了30%的供热以及往来于该岛和其它地区的轮渡动力。现在,萨姆素岛在海上又投资建立了10架风机,生产的电力主要供应岛外。

不过依然有提高的空间:尽管有关部门极力提倡居民使用自行车,但这座小岛上仍然有部分交通工具无法被替代,仍然是使用汽油的汽车。好在岛上向外界出售风电的收益足够补偿汽油花费,而Jesper表示,目前萨姆素岛最大的希望就是尽快用上电动汽车,这样“就可以真正实现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了。”

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和全民的环保信仰(3)关键词: 可再生能源新能源丹麦

远见

在小小的萨姆素岛之外,丹麦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也始终保持着令人尊敬的速度。目前在欧盟制定的相关目标中,是要到2020年争取实现20%的电力来自风电,而丹麦如今(2009年)已经完成了任务,在其能源规划中,2020年的目标是50%的电力来自风电。早在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时,丹麦和日本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几乎全部(99%)依靠进口能源的国家。而现在,丹麦是欧盟唯一的石油和天然气净出口国、欧盟每单位GDP能耗最低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可再生电力所占比例最高的国家。

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丹麦“由黑变绿”的过程中,政府的远见和投入功不可没。据丹麦外交部高级顾问Thomas Jorgensen介绍,正是当年的石油危机激发了丹麦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节能的愿望,并制定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风电、生物能源、建筑节能等都是在那一时期起步的。

诸多政府采取的措施中,最为体现其重视力度的便是与新能源相关的经济扶植政策。在丹麦,政府为了鼓励风电发展,给予每度风电50%的价格补贴,这就使得各种资金都有动力流向这一领域。目前丹麦全国的风机达到5000架,虽然火电仍然占其总发电量的30%,但在过去10年中,丹麦几乎没有新建火电厂。

同时,政策的稳定性也保证了风电能够持续发展。斯文˙奥肯表示,尽管可再生能源初期的投资成本可能比传统能源高了许多,但是长期而言,将其它的因素考虑进去后的成本反而比较低。实际上,除了2002年之后的很短一段时间取消了风电补贴进而造成相关投资一度大幅下降之外,丹麦政府对于风电的鼓励政策一直很稳定。

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丹麦政府还对传统能源的使用做出了限制,例如,在丹麦购买传统汽车的税率达180%,而电动汽车的税率为零。目前哥本哈根正在建设电池续航站,届时将会解决电动车续航差的问题。

除此而外,丹麦政府对节能环保和可再生能源的技术研发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在丹麦技术大学的国家可持续能源实验室里,研究人员在做的一项有可能改变未来太阳能行业的格局研究:用塑料替代硅片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由于丹麦在第一代和第二代太阳能(硅片)领域的起步较晚,因此这种被称作“第三代太阳能”的技术被寄予厚望。

在实验室后面的院子里,第一组塑料太阳能电池板已经投入使用。尽管这个约两平方米的电池板目前仅具有象征性意义——功率只有2瓦,但是已经和当地电网联网。据了解,尽管这种塑料太阳能电池板2%的效率还远远低于硅板的15%,但它的成本很低,如果效率能够提高到5%至10%,那么就具有了很高的推广价值。而这一切资金的来源便是政府。

此外,有关部门还会通过各种途径吸引更多的人才投入新能源行业。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风能,丹麦风能协会每年都会组织各个学校的学生到风场参观。

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和全民的环保信仰(4)关键词: 可再生能源新能源丹麦

全民总动员

如果说在数十年前,丹麦的新能源计划是以政府为主导,那么如今其参与者已经形成了一个立体网络:从政府到行业协会再到社区,几乎每个丹麦人都将节能、使用可再生能源视为理所应当的生活方式。

距离哥本哈根约一小时车程的Hedehusene地区,当地一个村庄的政府已经采用最新的节能科技建成了280栋节能房屋,试图将建筑耗能降到最低。尽管看上去,这些房屋同北欧村庄的其它新式建筑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如果注意房屋的细节设计就会发现其奥秘所在:房檐一周有凹槽用来收集雨水,地下有储水罐;窗户是三层而且带热反射的;墙体中使用了大量的保温材料,房间内安装了多余热量的收集和转换系统。

通常情况下,一座建筑面积178平方米的房子造价高达250万克朗,虽然建造成本如此之高,但不少丹麦中产阶级仍然愿意选择其作为日常居住地。据一些居住者计算,由于丹麦的能源价格很高而且仍然有上涨压力,因此5到10年的时间就可以收回增加的支出成本。

而在风能这一最具规模的可再生能源产业中,如今的丹麦已经拥有了相当完整的产业体系:在世界市场上,丹麦公司享有40%的市场占有率,其中多家企业已经进入中国;该领域的从业人员已接近3万;世界60%的近海风能由丹麦运营,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霍恩礁风力发电场。

这一骄人业绩得益于丹麦在推广风能的过程中,私人投资和风机合作社的重要的作用——目前,丹麦有15万个家庭是风机合作社的成员,私人投资者安装了丹麦86%的风机。同时丹麦政府还按照地区就近的原则进行风能推广,风机合作社的股份大都被当地投资者持有,这既增加了装机容量,也提高了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在大众中的认可度。

除了大力推广风能,丹麦政府也在不断探索更多样化、更加有效的新能源发展模式。其中,秸秆发电、建立中心沼气厂、通过生物发酵提取乙醇、利用城市垃圾提取氢气和甲烷,利用海浪发电等都在丹麦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应用。

甚至在今天的丹麦,很多人开始将更为节能环保视为一种信仰。生活在萨姆素岛的Jesper Kjerms便是典型的“可再生能源信徒”,在五年前和未婚妻来此度假时,这位笑起来极具感染力的年轻人一下子就被岛上的项目吸引住而留了下来。而在离开政府后,前任能源官员斯文˙奥肯便一直致力于推动可再生能源在民间的推广应用。

不过对于丹麦现任能源部长康妮˙赫泽高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在今年(2009年)12月份将在哥本哈根召开的第1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15)上说服更多国家的领导人推广可再生能源,而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这显然是个艰巨任务。

原标题: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政府远见&全民的环保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