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习近平:风电设备、多晶硅属于产能过剩行业!

2018-12-10 08:51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习近平:风电设备、多晶硅属于产能过剩行业!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太阳能 关键词: 风电设备产能过剩多晶硅

产能过剩一直是近年来中国产业发展的痼疾。产能利用情况最为直接的指标即为产能利用率,被定义为长期均衡中的实际产量与最佳生产能力之间的差异。美国、日本等国家很早就开始对产能利用率指标进行工业统计和跟踪分析,是用于反映工业经济实力和工业经济走势的一个主要月度指标。虽然中国没有产能过剩的指标,但无论是属于高耗能的电解铝、钢铁制造,还是新兴产业的光伏太阳能和风电,以及造船和钢铁业中高端产品的硅钢,均被业界公认为产能过剩。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再次点了几个行业的名,钢铁、有色、水泥、煤化工、平板玻璃、造船、风电设备、多晶硅等等能力都是过剩的,部分行业的能力明显过剩,近平同志在经济工作会议上讲到它的严重性,它影响效率、影响投资,如果发展下去会影响社会的稳定,潜伏着危机和风险,因此要把化解部分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作为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任务。我们的一些产品的质量不高,在国际国内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们制造业总体处在中低端。

地区、行业不平衡、不协调状况突出。区域经济、空间布局、产业链条、企业结构中,盲目投资、重复建设等现象有增无减。

2013年1月19日,财经中国2012年会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举行,主题为“新改革新起点”。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原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在主旨演讲中表示,中国高端芯片80%依靠进口,每年花的外汇上千亿美金,和进口原油差不多。

李毅中表示中国自主创新的能力不强,不少的关键技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一些成套设备、关键的零部件、元器件、关键材料依赖进口。刚才正华同志提到高端芯片,我们的电子制造业是世界第一,一年生产10亿部手机,7亿部计算机,1亿多台彩电,但高端芯片80%依靠进口,每年花的外汇上千亿美金,和进口原油差不多;我们的航海航空有了长足进步,水平也很高,但是发动机还要依靠外部的专利;我们的高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轴承、轮毂、轴还要进口。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明我们的创新能力不强,经济和技术还存在两张皮的问题,科技成果的转化还很乏力。

资源环境难以支撑。2011年全国总能耗折合标准煤34.8亿吨,占到全世界总能耗的20.3%,创造了全世界10.4%的GDP,这两个数据是扭曲的。美国用了全世界19.3%的总能耗,我们比它多1个百分点。比如刚才谈到的原油进口依存度是56%(前年数据),去年的数据会进一步增加;铁矿石按含铁量一半要进口;我们的铝和铝矾土、铜材铜矿,铝要进口50%,铜要进口70%,目前我们消耗的钢占了全世界的45%,煤炭占全世界的46%,水泥占到50%,石油天然气占到14%,这样下去,我们还是粗放的发展。按照前年总能耗增长7%,如果还是粗放增长,以全世界的能源资源支持中国的发展是不可能的。另外像二氧化硫、氨氮、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都是世界第一,这样发展下去,能源、资源和环境不可支撑,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产业结构不合理。我国的落后产能占到15%-20%,需要加快淘汰,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新兴产业方面也有不少案例。据报道,风力发电机组制造业目前产能闲置逾40%;光伏产业产能也严重过剩,据工信部下属的光伏产业联盟对所属160多家企业的统计,产能己经达到了35吉瓦,全国光伏企业总产能在40吉瓦上下,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总装机量还多。

产能过剩是今后5年新一届政府宏观调控中的最大挑战。产能过剩的发展使企业的投资预期下降,其解决需要合并关闭一些工厂,这会导致失业,打击居民的收入和消费预期,由此使经济增长面临越来越明显的下行压力。

而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是产能过剩的体制性原因,表现在政府干预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能力过强,地方间形成恶性投资竞争,使产能扩张难以抑制。尤其在2009 年和2010年“四万亿”投资带领下,企业盈利改善,因此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热情攀升;而2011-2012 年是行业前期投资下产能释放的高峰时期,然而这时随着经济总需求的逐季下行,产能过剩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则认为十多年前,中国也曾出现过产能过剩,但那更多是周期性原因,在周期谷底时确实会呈现产能利用率偏低的问题,但由于中长期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并未下行甚至更高,产能利用率很容易随着经济复苏而强劲回升。不过,从导致此轮产能过剩的原因看,不能靠拉长经济低迷时期来自动淘汰过剩产能,中国当前产能过剩现象并不是单一经济周期的现象。

从传统的钢铁、水泥等基建行业,到光伏产业等代表未来新兴产业发展方向的高科技产业,中国的产能过剩是普遍的、全方位的。然而,中国现在进入经济转型期,当产能过剩遇到经济转型,产能过剩就成为更加棘手的问题。

因此,中国产能过剩的解决,不能用逆经济周期的传统思路,即总需求扩张政策;其次,结构调整也未必有效,新兴产业、传统行业的高端产品领域,产能过剩也是“重灾区”。因此产能过剩问题也凸显政策难题,如果不抑制政府投资的冲动,则产能过剩得不到解决甚至会愈演愈烈,而其引发的连锁反应,不仅对经济增速有一定制约,也会导致生产要素价格扭曲,对企业利润的影响可能较为明显;而如果压缩产能,则经济可能会遭遇滑坡。

也正因此,如果仅靠政府调控,只能使问题有所缓解,若要最终解决这个问题,长痛不如短痛,必须依靠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改变GDP挂帅的地方官员提拔体系及政府对资源和生产的强大控制和影响,加快完善市场体制和机制的改革,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严格破产退出制度,理顺市场价格体系和定价机制,从而有利于发挥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