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为何美国海上风电迟迟不启动?

2018-12-10 15:13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为何美国海上风电迟迟不启动?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风电机组美国

尽管欧洲海上风电发展迅猛,装机容量也正处于大规模增长阶段,但美国至今却仍未安装一台海上风电机组。《卫报》称,这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国情咨文中所提到的美国将加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导权不太相符。

即将离任的内政部长肯·萨拉查(KenSalazar)日前表示,他对美国的风电发展前景非常乐观,而长期陷入困境的海上风电项目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启动。事实上,美国的海上风电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而欧洲和亚洲已经开拓性地将海上风电作为各自能源计划的一部分。为何美国海上风电发展会停滞不前呢?

首先,发展海上风电需要国家的大力扶持。美国国会今年再次提高了风电开发的生产税税收抵免,让风电开发商们大松了一口气。1千瓦时风电将获得0.022美元的税收抵免,这将可以收回风电项目建设成本的30%。美国电力输送委员会估计,此项补贴仅每年的总金额就将达到10亿美元。支持者表示,如果没有这些补贴,风电产业将跌入冰点。然而,即便如此,风电产业仍难与化石燃料行业进行公平的竞争。

德国莱茵集团执行官蒂埃里·艾伦斯(ThierryAelens)指出,海上风力发电产业尤为如此,海上风电高昂的建设成本和传输成本,使其电价是陆基电价的两倍,且目前水力压裂法的应用进一步降低了天然气的价格。而美国可再生能源产业严重依赖于私人投资,风电行业只有从联邦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持,才能与化石燃料进行竞争。

第二,海上风电“利益相关者”的阻挠。利益相关方涉及到鲸鱼和鸟类的爱好者、部落土地的捍卫者、渔民以及像美国科氏集团等各种组织。美国海上风电的发展就经历了无数场的诉讼,其中涉及船运干扰、威胁鸟类和海洋生物、损害传统渔业等方面。

美国野生动物联合会的高级分析师凯瑟琳·鲍斯(CatherineBowes)指出,关心野生动物的合法权益是正当的,风电公司应竭尽努力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她说:“但野生动物经常被用作反对某个项目的理由,甚至是从前没人真正关心过的野生动物。”

第三,美国在海上风力涡轮机安装方面的能力存在缺失。海上风电涡轮机常常重达450吨,高约百米,其安装需要有一个巨大的海上平台进行支撑。深海集团总裁克里斯·范·比克(chrisvanBeek)表示:“目前美国在这方面没有任何一种船只可以承担起这个角色。”

此外,美国海上风电项目的补贴太低,因此,美国的海上风力涡轮机常常是完成了组件安装,但却难以继续。目前,新泽西州正在通过建造全美首个涡轮机安装船来解决该问题,他们已经完成了船体部分,希望到2014年前可以进行试航。

最后,美国联邦和州级政府面临管辖冲突。每个海上风电项目的发展都需要两个基本的配套要素:一是获得建设场地的使用权;另一个是与电网签订合同,从而将电力在一定时期内以固定价格出售给电网。

在欧洲,这两项是捆绑操作的:即政府直接将建设场地和合同捆绑后进行拍卖。但在美国,海上风电项目的合同签订是与州政府,而建设场地的审批则由联邦内政部管理。因此,项目开发方常常是全力以赴解决了建设场地问题,但却疏忽了合同问题。

深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杰夫·格瑞波斯基(JeffGrybowski)表示:“这样就会存在一种可能性,即某个开发商费尽艰辛获得了土地使用权,但之后却未能成功签订项目合同。”

(刘嘉)

为何美国海上风电迟迟不启动?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风电机组美国

尽管欧洲海上风电发展迅猛,装机容量也正处于大规模增长阶段,但美国至今却仍未安装一台海上风电机组。《卫报》称,这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国情咨文中所提到的美国将加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导权不太相符。

即将离任的内政部长肯·萨拉查(KenSalazar)日前表示,他对美国的风电发展前景非常乐观,而长期陷入困境的海上风电项目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启动。事实上,美国的海上风电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而欧洲和亚洲已经开拓性地将海上风电作为各自能源计划的一部分。为何美国海上风电发展会停滞不前呢?

首先,发展海上风电需要国家的大力扶持。美国国会今年再次提高了风电开发的生产税税收抵免,让风电开发商们大松了一口气。1千瓦时风电将获得0.022美元的税收抵免,这将可以收回风电项目建设成本的30%。美国电力输送委员会估计,此项补贴仅每年的总金额就将达到10亿美元。支持者表示,如果没有这些补贴,风电产业将跌入冰点。然而,即便如此,风电产业仍难与化石燃料行业进行公平的竞争。

德国莱茵集团执行官蒂埃里·艾伦斯(ThierryAelens)指出,海上风力发电产业尤为如此,海上风电高昂的建设成本和传输成本,使其电价是陆基电价的两倍,且目前水力压裂法的应用进一步降低了天然气的价格。而美国可再生能源产业严重依赖于私人投资,风电行业只有从联邦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持,才能与化石燃料进行竞争。

第二,海上风电“利益相关者”的阻挠。利益相关方涉及到鲸鱼和鸟类的爱好者、部落土地的捍卫者、渔民以及像美国科氏集团等各种组织。美国海上风电的发展就经历了无数场的诉讼,其中涉及船运干扰、威胁鸟类和海洋生物、损害传统渔业等方面。

美国野生动物联合会的高级分析师凯瑟琳·鲍斯(CatherineBowes)指出,关心野生动物的合法权益是正当的,风电公司应竭尽努力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她说:“但野生动物经常被用作反对某个项目的理由,甚至是从前没人真正关心过的野生动物。”

第三,美国在海上风力涡轮机安装方面的能力存在缺失。海上风电涡轮机常常重达450吨,高约百米,其安装需要有一个巨大的海上平台进行支撑。深海集团总裁克里斯·范·比克(chrisvanBeek)表示:“目前美国在这方面没有任何一种船只可以承担起这个角色。”

此外,美国海上风电项目的补贴太低,因此,美国的海上风力涡轮机常常是完成了组件安装,但却难以继续。目前,新泽西州正在通过建造全美首个涡轮机安装船来解决该问题,他们已经完成了船体部分,希望到2014年前可以进行试航。

最后,美国联邦和州级政府面临管辖冲突。每个海上风电项目的发展都需要两个基本的配套要素:一是获得建设场地的使用权;另一个是与电网签订合同,从而将电力在一定时期内以固定价格出售给电网。

在欧洲,这两项是捆绑操作的:即政府直接将建设场地和合同捆绑后进行拍卖。但在美国,海上风电项目的合同签订是与州政府,而建设场地的审批则由联邦内政部管理。因此,项目开发方常常是全力以赴解决了建设场地问题,但却疏忽了合同问题。

深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杰夫·格瑞波斯基(JeffGrybowski)表示:“这样就会存在一种可能性,即某个开发商费尽艰辛获得了土地使用权,但之后却未能成功签订项目合同。”

(刘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