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受弃风限电之伤的并不止风电企业

2018-12-11 01:26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受弃风限电之伤的并不止风电企业关键词: 弃风风电装机风电机组

“目前风电遇到的发展瓶颈就是消纳,估计今年全年会超过200亿-300亿的电量损失,给开发企业带来很大问题。”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在9月22日召开的第五届能源高层对话上表示。以此来计算,直接经济损失约在100亿元左右。

目前,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已居世界第一。截至6月底,全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已突破1亿千瓦,提前完成《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要求。我国弃风限电情况在2012年最为严重,当年弃风电量达208亿千瓦时,弃风率约17%。2013年开始出现好转,弃风率降至11%,2014年上半年更进一步降至8.5%。而今年上半年弃风率却大幅回升,达15.2%。

“龙源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开发商,今后一段时间也会保持这个状态。昨天龙源发了6000多万度电,限电是2000多万。在北方地区的甘肃、新疆的限电有所加剧,一般统计是达到40%以上。如果要实现到2020年风电装机2亿5,按照现在的规划是做不到的。” 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组书记黄群介绍说。

受弃风限电之伤的并不止企业。“我们国家的弃风不仅对业主有影响,对银行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国开行国际合作业务局评审一局处长谭再兴在会上介绍说,国开行与风电行业内的大型集团、制造企业都有合作,贷款已经达到1600亿左右,余额还有1200亿。去年一共支持全国3568万的风电机组并网,占全国风电机组的35%。

事实上,近些年以来,能源局发了若干的文件,从《可再生能源法》再到一系列规定来解决可再生能源消纳问题,电网公司也做了众多工作,但效果并不明显。黄群认为,当前的措施都从局部考虑,没有整体规划。“甘肃现在要建一条特高压,送到湖南。但是湖南火电的利用小时比甘肃还低,只有3000小时。哈郑直流的运行情况,技术上是可以送1000万,真的送1000万,谁来消纳?包括电网安全、稳定运行都没有很好的规划,我认为是做不到的。”

“现在面临的困境不是大家所看到的弃风、弃光这件小事情,而是从整体规划和布局上怎么加快步伐,如何逐步替代煤。”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专业委员会主任李俊峰也认为,从政府来说,化石能源被取代的决心和相应的步伐节奏是应该会进行合理安排的,改革方案也包括有利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条款。同时,人大也在考虑对《可再生能源法》进行修订,或者是加大执法力度检查。

而从资本的角度来说,谭再兴表示,风电是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投资比较大,企业的担保资源也是有限的。“在整个行业的产业链上,制造商、发电商、EDC、辅件提供商,大家要建立整体信用环境。国开行在定价项目的时候,也会考虑产业和国家政策,给予一些倾斜,比如在战略新兴产业方面的利率成本是比较低的。随着风机技术的不断成熟和装机规模的提高,我们的利率成本也会降低。”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高金山也介绍说,作为设备制造企业,弃风限电的压力转化过来会更大。作为首批国家试点的本外币境内外资金池,金风科技在香港IPO募集到的资金,反向在境内建立了基金公司,也可以把境外资金引入境内,可以帮助民营企业获得风电厂建设的投资资金。“现在境内银行可以给我们做到800亿的授信,还可以通过进口、出口的订单获得授信,现在的投资成本大概就是在4-5%左右。”

此外,“互联网+”也被应用于融资。“我们有400多家供应商,其中有一些是中小供应商,融资成本也很高,基本上都在10%左右。我们通过供应链融资,输出我的信用,拿着订单,就可以到银行获得贷款。他们的成本低了,给我们供货的价格就可以相对下降一点,我们的风机成本也可以适当控制。” 高金山称。

原标题:今年弃风电量将超200亿度 经济损失近1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