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海上风电遭遇成长的烦恼 开发商抱怨制造商

2018-12-11 09:07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海上风电遭遇成长的烦恼 开发商抱怨制造商所属频道: 风力发电 储能 关键词: 海上风电华锐风电

“海上风机有些机型别人没有,如果别人有,我就不买你的了,质量问题太多!”借着15日的大雨助兴,国内最大风电开发商龙源电力总经理谢长军为现场浇下一桶凉水。他矛头所指,正是国内最大风机制造商华锐风电。

据他所说,在龙源电力运营的如东潮间带项目运行一年多后,华锐风电2台海上风机中就有一台换了电机,可用率只有80%多。16日晚,华锐方面在回应晚报记者时则称:“发展过程中一些问题不可避免,不能因噎废食。”风机质量,不仅是制造商心中之痛,也令整个风电行业如鲠在喉。

华锐:不是“质量问题”

“无论从行业本身还是从国际巨头发展路径来看,发展过程中一些问题都是不可避免的,曾在欧洲某知名厂商工作过的一位工程师透露,欧洲海上风电也出现过很严重的问题。”尽管华锐副总裁陶刚在会场以“顾客是上帝”将龙源电力的“善意提醒”轻松带过,会后还是正色应对。

“2006年,欧洲某知名风机厂商的2兆瓦海上风机运行了一段时间后,出现了一批电机绝缘故障,进行了维修更换,这样的批量故障属于很大的事故,但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归结为‘质量问题’,从欧洲海上风电发展的过程来看,类似的问题在所难免。”

华锐发给记者的材料中澄清,龙源在江苏如东潮间带试验风电场有9家设备供应商,其中华锐风电自主研发的3兆瓦风电机组叶轮是全球最先进的潮间带风电机组,通过240小时考核,机组的平均可用率达到95%以上。

龙源:“质量问题”太多

不过,在谢长军的说法里,95%的可用率是指剔除电机因素之后,“就现在看,总体还是好的,但换电机影响了它的利用率,这说明质量还不是完全过关的,海上风电齿轮箱、电机这些主设备换一下就需要几个月时间。”谢长军告诉记者,风机利用率必须在95%以上,且保证20年使用周期中不换大部件。

谢长军还对记者坦言,从目前情况看,并没有找到特别令人满意的海上风机,“国内技术还不是特别成熟。”据悉,龙源电力在其运营的江苏如东潮间带风电场中,使用了8家厂商的16台试验机组,期望找到最合适的机型。

记者了解到,由于陆上风机故障陆续出现,去年11月初始,各大风电整机厂商相继接到了国家能源局《关于汇报风电设备质量和运行事故情况的通知》,要求企业认真开展自查。国内主要的风机制造商包括金风、华锐、东汽、浙江运达、国电联合动力、广东明阳、湘电等都榜上有名。

旁观:质量为王

“风机价格不是首要问题,重要的是制造商能提供可靠产品,因为海上风电厂是一项长期投资。”作为全球份额老大,维斯塔斯中国区副总裁徐侃则对记者强调。

“建造陆上风电厂时,可靠性和质量当然是必要条件。对于海上风电厂建造,这些因素就变得绝对至关重要了。”他对记者解释道,“有时天气和海浪会阻碍你靠近风机,这意味着当你需要风机运转时,即起风时,你可能会看到风机仍然静止不动。”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经济研究中心胡颖则提醒:“风机质量问题包括风机叶片、主轴断裂,电机着火,齿轮箱损坏,控制失灵及飞车等,一般在投入运行后5年才进入对整机和零部件质量的真正考验期,而我国大部分风机都是最近两三年安装的。”

风电行业仍将持续增长

对于风电行业,海上风电还是一块不折不扣的新蛋糕,尽管遭遇“成长的烦恼”,但整体还处于劲速上升期。据统计,2010年全球新增海上风机是2009年的2倍以上。

但世界风电在经历了保持五年3成以上增幅的“狂飙突进”后,却堕入濒临零增长的窘境。由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联合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1》显示,相比2009年新增44.4%的速度,去年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增速仅3.1%。

似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拐点,全球风电就此走上下坡路?海上风电的未来前景又如何?带着这些问题,晚报记者采访了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李俊峰、上海电气风电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幸之、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易跃春、龙源电力集团总经理谢长军等业内人士。

晚报记者:您如何看待去年全球风电新增容量增速出现的40个百分点的锐减?这是否意味着风电发展进入了衰退周期?

李俊峰: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复苏缓慢、美国政策导向不明及欧债危机,风电传统强国的发展速度明显放缓。但展望未来五年,风电肯定还会持续增长,欧盟未来5年平均增速预期在12%,美国今年将会出台扶持政策,印度也希望将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比提到35%。

晚报记者:中国风电行业也会持续高速发展吗?

李俊峰:去年亚洲市场就是抵消欧美负面影响的积极因素。中国虽然不再持续翻倍增长,但仍占到了全球新增市场的将近一半。“十二五”期间,我们预计中国风电新增容量应该在15-20兆瓦左右。我们可以预计2020年的一个长期规划,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50兆瓦,现在是不到45兆瓦。

晚报记者:从全球看,尽管风电增长有放缓趋势,海上风电仍是一个强劲的增长点,但在我国风电产业中整体占比还很小,“十二五”期间是否能有所突破?

程幸之:2010年我国风电装机是全球老大,海上风电装机只居第六位,但可开发潜力非常巨大。我国5米到25米水深线以内近海区域、海平面以上50米高度可装机容量达到两亿千瓦,而东部沿海特别是江苏沿海滩涂及近海规模化开发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了。

李俊峰:2011年将启动第二轮江苏1兆瓦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这不仅带动海上风能资源的开发,更会打造一批大型风电机组制造产业的发展,打破发达国家大型风机的垄断格局。

易跃春:现在我国海上风电经济性确实不断提高,尤其是沿海一带靠近负荷中心,电力消纳能力较强。国家能源局正在组织各省、市开展海上风电规划,推进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建设。规划到2015年,海上风电累计装机要达到500万千瓦,2020年,达到3000万千瓦。

晚报记者:对于海上风电发展现存的一些问题,您有哪些政策建议?

谢长军:相比陆上,海上风电开发实质上更复杂,涉及的利益方也更多,而且很多涉及国家战略需要,如果简单地用陆上风电的发展思路来开发海上风电,就会遇到许多问题。现在还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我建议加快沿海省份海洋功能区域规划的更新编制,使现在无章可循的海上风电项目开发有据可依。

易跃春:除了协调好海域的综合利用,还有几个问题也值得注意,一个是海上风电开发建设难度是比较大的,对设备制造、前期工作及施工建设需要重视。另外,开发建设和运行维护成本很大,需要成规模的开发。

晚报记者 劳佳迪 报道 制图 邬思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