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华锐风电被讼 自救时间窗正在关闭

2018-12-11 11:27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华锐风电被讼 自救时间窗正在关闭关键词: 华锐风电风力发电风电机组

:继16个月之内三次更换董事长后,挣扎在亏损泥潭中的华锐风电(*ST锐电)再被其大客户和兄弟公司告上法庭。

仅大客户华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能新能源”)下属13家公司就以未按照协议进行整改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起诉华锐风电,请求不再向华锐风电支付质保金等合同其余款项就超过11亿元。

华锐风电的“麻烦”远不止如此。记者了解到,目前与华锐风电有合作关系的其他港股新能源上市公司也有起诉华锐风电,不再向其支付质保金意向的,大有“墙倒众人推”之势。

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风机的维保费用很高,这些业主担心万一华锐风电撑不下去了,就没有办法再为其风机做维保,所以打算先将质保金扣下,以后自己做;另外与排名前一两位的大客户闹僵,意味着华锐风电难再有“回头路”。如今距离年底仅有不到三个月时间,如果扭亏无望,华锐风电将面临退市,后面的路将更难走。

被诉

早在9月底,华能新能源就率先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锐风电,法院已于9月25日受理了华能新能源的起诉,涉案金额约为12.23亿元。

此后,华锐风电称于10月8日收到了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华能新能源下属的包括华能阜新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能阜新”)、华能通辽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以及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吉林通榆风电分公司等13家企业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

华能新能源的这些子公司请求法院确认华锐风电违约,无需再向其支付质保金等合同其余款项共计11.61亿元;另外还判令华锐风电向华能新能源支付违约赔偿金约0.99亿元,以及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

紧接着,华锐风电再发布另一则被起诉的公告,称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重工”)以承揽合同纠纷为由起诉公司,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大连重工赔偿不履行接收原告已经生产的海上潮间带风电安装设备和支付货款义务而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9046万元。

华锐风电一位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短期内可能对公司的正常运营和资金支付造成影响,但对于两起诉讼的具体应对措施,公司目前还在比较正常、积极地处理。

“具体的处理方式,可能还得通过高层沟通、协商之后才会有,目前高层还在协商当中。”上述人士介绍。

大连重工在起诉中称,其依据华锐风电编制的《SL3000潮间带及海上系列风力发电机组基础施工、运输与安装方案》研制了750吨履带式起重机1台、150吨履带运输车2辆、40吨履带运输车2辆、施工平台6台和引桥4台。

虽然,截至目前,华锐风电还没有与其就上述设备签订过采购合同,不过大连重工认为,公司接受华锐风电的请求并为其研制和生产了相关设备,即便双方尚未签订合同书,但双方就上述设备的研制、生产达成一致,双方之间的承揽合同已经成立,双方均应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

目前,法院已就大连重工起诉华锐风电一案冻结了华锐风电部分银行账户,冻结资金合计6855万元。

大连重工为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重工起重”)的控股子公司,而大连重工起重目前仍持有华锐风电16.86%的股份。也就是说,华锐风电与大连重工为“兄弟”公司。

连锁震荡

今年4月份,另一家公司中航惠腾风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就向法院起诉,要求华锐风电支付4302.21万元的质保金及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据此,法院也已经冻结了华锐风电银行存款余额4248.84万元。

从目前情况来看,华锐风电最糟糕的还是与华能新能源之间的质保金纠纷,而这也可能导致更为严重的连锁反应。

华锐风电被讼 自救时间窗正在关闭(2)关键词: 华锐风电风力发电风电机组

在2006年至2012年期间,华能新能源与华锐风电签订了一系列风力发电机组供货合同,向后者购买风力发电机组。上述合同签订后,华锐风电已向华能新能源交付了风力发电机组和相关备件等。

此外,双方还分别于2013年8月22日、2014年4月1日签订了《风电发电机组供货合同之整改及后续退出质保事宜补充协议》及《风电发电机组供货合同之整改及后续退出质保事宜补充协议之补充协议》。

这次起诉的理由便是华能新能源以华锐风电未按上述补充协议完成整改、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一位接近华锐风电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早年,华能、大唐、中电投、龙源电力等业主安装华锐风电的机组比较多,现在华锐风电面临的情况可能是没有满足业主提出的要求,比如补充协议里关于备选件供货、现场改造等进行的情况不是很好,因此被起诉了。

截至目前,华能新能源仍有质保金9.43亿元、验收款2.18亿元,共计合同余款11.61亿元尚未向华锐风电支付。该人士也感慨,从公告介绍来看,华能新能源与大连重工的起诉条件有些“无赖”,但华锐风电也只能挨着。

我国风电市场的付款流程大致可分为预付、投料、到货、验收、质保等5个环节。其中质保金约占项目总额的10%。质保期内,供货方不但拿不到质保金,还需负责业主方电场的日常维护等。而过了质保期的风机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设备供应商再给风电场业主提供服务就要收取费用。

2008~2009年之前的风机设备质保期较短,2009~2010年风机的质保期是3~5年,因此从2014年开始有比较多的风机会出质保期,华锐风电的机组也不例外。因此,出质保期机组的增多也引发了业主对后续维护投入的担忧。

国内另一大型新能源港股上市公司负责人就透露,公司在陆上与海上都曾采购华锐风电的风机,去年做了一次针对华锐机组的集中维护,运行成本增加了很多,现在大家不知道华锐风电未来还能坚持多久,因此质保金也有不再支付的打算,以后用这些钱维修华锐的风机。

本报记者通过采访也了解到,与华能新能源持有同样想法的业主还有多家。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大家都在观望华能新能源,如果能把官司打赢,估计安装华锐风电机组的企业也将如法炮制。

“华锐风电的几家大业主正在商量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具体处理措施可能各家不同,现在达成的一致看法就是:华锐风电机组质量问题比较多,出质保期后,再从其身上拿钱做维保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通过诉讼把原先的质保金扣下。”该人士说。

走不出“泥潭”

华锐风电主营产品包括1.5MW、3MW以及5MW、6MW双馈型风电机组。自2007年至2010年的四年时间里,公司的新增装机也从约680兆瓦猛增至4386兆瓦,超越金风科技(002202.SZ),成为国内第一大整机设备制造企业。

虽然华锐风电的新增装机规模自2011年开始大幅下降,但其前期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仍不可小觑。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截至2013年末,华锐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占比为16.5%。

如此高的市场占有率也意味着华锐风电后期将有大批风电机组出质保期,同时公司也将质保金回收作为2014年扭亏的重要举措之一。

今年4月底,华锐风电总裁刘征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加快推出一批质保期项目出保,因为这些项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司的应收账款,如果不考虑坏账,去年应收账款90亿左右,但如果加上前期坏账,则超过100亿元。

不过,从华锐风电公布的2014年半年报来看,情况远未达到预期。到2014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105.10亿元,应收账款账面净值89.27亿元,其中逾期应收账款47.45亿元;2014年上半年,公司销售回款18.1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30亿元,而逾期应收账款回款9.91亿元,占回款比例达到54.63%。

在华锐风电应收账款排名前十的客户中,多为华能、华电、大唐以及国电集团的下属企业,其中参与本次诉讼的华能阜新的应收账款额约为3.01亿元,占比2.87%;另外在华锐风电逾期应收账款的客户中,华能阜新的金额也达到1.62亿元,占比3.42%。

联合评级认为,华锐风电客户拖欠货款情况较为严重,应收账款继续增加,逾期应收账款增加较快,通过经营获取现金的能力明显削弱。同时,公司获取银行贷款的难度较大,贷款审批时间长,资金紧张的局面无法通过银行贷款来有效缓解。

然而,被自己的大客户起诉,更是将华锐风电逼进了“死胡同”。前述知情人士认为,华能新能源一直是华锐风电的大客户,与自己的大客户闹翻,意味着华锐风电难有“回头路”。

中国风能协会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华锐风电客户新增装机情况中,排名第一位的为大唐集团,总装机容量为207MW;第二位就是华能集团,装机容量也达到166.5MW。另外,神华集团下属国华公司、华电集团、中广核、龙源电力以及中电投等也都进入了公司前十二名客户名单中。

与此同时,华锐风电的经营状况也未显现出好转迹象。2014年上半年,公司新中标项目或订单不多,可变卖的资产也寥寥。“华锐风电已陷入‘墙倒众人推’的境地,从目前的局面看,今年也难以扭亏,最后极有可能跟超日太阳一样进行破产重整。”上述接近华锐风电的人士表示。

原标题:华锐风电站上被告席 自救时间窗正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