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风力发电 >  > 正文

华锐风电业绩变脸 过度依赖政府支持

2018-12-11 16:43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华锐风电业绩变脸 过度依赖政府支持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华锐风电风电机组

曾经以火箭般的发展速度创下业界“神话”的风电速成冠军—华锐风电,最近风波不断。减薪、放假、裁员、安全事故、跨国官司……再加上2012年巨亏4.9亿元,创投股东尉文渊接替创始人韩俊良担任董事长,昔日风光无限的华锐风电,为何犹如变脸一般迅速陷入激流漩涡中?

速成冠军迎来巨亏

近几年来,依靠政府的各类政策扶持与鼓励,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迅速上升,整个风电行业犹如一列急驰的高铁,华锐风电则是这列高铁上最传奇的一位乘客。

2004年,身为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韩俊良看到了风电制造业的机会,并萌生了创办一家市场化风机企业的想法。他设想的发展路径是,借助大连重工拥有的制造业优势,从国外引进风机技术,从市场上寻找资金,整合各种资源以较高起点进入风电整机制造业。

富有先见性地买下德国富兰德FL1500系列风机的生产许可证之后,在韩俊良的带领下,大连重工完成了1.5兆瓦风电机组国产化配套产业链,而当时国内主流风机机型还是750千瓦,行业老大金风科技也才开始进行兆瓦级风机的研发,韩俊良在起步阶段抢占了兆瓦级风电市场制高点。

随后的故事众人耳熟能详,华锐风电以令人咂舌的速度攻城略地,一路狂奔,2008年超越金风科技成为中国风电制造业老大,2010年跃居全球行业第二,占据11.1%的全球市场。2011年1月,华锐风电以创主板市场最高纪录的每股90元发行价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市值近千亿的风电设备生产商。短短5年时间,华锐风电就坐着“火箭”制造了中国企业史上的财富奇迹。

然而,华锐风电的超速发展从一开始就伴随着重重的质疑。在其上市之时,更有人预言,它的高速成长得益于大型电力国企的“风电大发展”,在此过程中,倘若缺乏产业政策、主管部门和大型国企中任何一家的扶持关爱,这种激进的发展模式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预言者一语成谶。从2010年开始,整个产业的风向悄然发生着变化,当中国风电逐步告别草莽时代,过去所有好事都赶上了的华锐风电,开始了连连的厄运,上市之后的两年里,业绩迅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脸,直至迎来巨亏。

从行业层面来看,华锐风电今日的境况可以说是在为过去几年整个产业的大跃进埋下一份单。在政府引导下,众多企业与资本一拥而上杀入风电领域,让中国风电累积装机容量从2004年的74万千瓦,暴增到2012年的75324.2兆瓦,成为全球风电装机规模第一大国。这种大跃进式的发展,导致当前国内风电整机制造环节已有近百家企业,产能过剩率超过50%,爆发式的产能过剩也导致电网无法消纳暴增的风电以至于并网与调峰难题无法突破,出现闲置和舍弃风电的尴尬。再加上全球经济衰退,越发放大了过快扩张的负面影响,使得中国乃至全球风电行业都进入危机期,维斯塔斯、苏司兰、歌美飒等国内外知名企业都或多或少地传出了裁员或关闭工厂的消息。

然而,将华锐风电当前面临的局面,仅仅归结为是整个风电行业风雨飘摇的一个缩影,却未必恰当。尽管其他风电企业也同样深受整个行业滞退的影响,根据2012年前三季度风电企业财务数据统计,风电企业净利润下降43.3%,营业收入同比减少7%,但都没有出现华锐风电这样的亏损面,比如金风科技2012年就仍然有1.5亿元净利润。为什么华锐风电恰恰是最受伤的那一个?

过度依赖政策与政府支持

“政府的产业政策很大程度上引导并决定了行业的发展速度,”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而我国企业在发展前期过分注重速度、数量、规模,对质量、核心竞争力的关注度明显不足,从而导致生产与市场、供给与需求的明显脱节。”所以,万一政策急刹车,那些政策依赖度高的企业肯定会吃亏。华锐风电无疑就属于这类企业。

华锐风电一直紧紧把握政策走向与决策者心理,从上马1.5兆瓦风机的第一步开始,华锐风电与韩俊良就为了迎合产业政策与政府部门而进行着一场技术豪赌。因为兆瓦级产品投入大、风险高、成本高,在当时多数业内人士看来无异于是铤而走险。然而,当兵行险招的华锐风电实现国产化兆瓦级风电机组的规模化生产时,刚好赶上国家发改委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的政策,踩准政策节奏的华锐风电因此在之后几次国家特许权招标中获取了巨大份额。

2006年下半年起,华锐风电又陆续开始了3兆瓦、5兆瓦风电机组的研发,这种实验性的技术开发,不仅深合主管部门鼓励生产大风机的意图,进而也赢得了包括五大电力公司在内的国企客户们的信任。

此外,华锐风电紧跟政府部门步伐还表现在它不顾风险、不计成本地承担了多项标志性的政府投资项目。其中最给决策者“挣面子”的工程,莫过于上海市政府要赶在世博会前实现的中国首个海上风电示范工程—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项目。这个项目要在海上安装34台3兆瓦的风机,而当时本土风电企业做陆上兆瓦机都是刚起步,所以金风科技、上海电气等企业都对项目摇了头,但是韩俊良点了头。华锐风电不惜重金邀请国际公司Windtec帮助联合开发。这个项目最终让政府在世界面前倍感有面子。

华锐风电业绩变脸 过度依赖政府支持(2)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华锐风电风电机组

政府部门对于华锐风电这样听话的“好孩子”自然要另眼相待。2009年,国家能源局风电技术装备座谈会选在华锐大连工厂召开,这是行业内首次。2010年初,国家能源局又将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海上风电技术装备研发中心设在华锐风电,并为其提供了7700万元的中央财政补助资金。

但是,当政府部门踩下刹车时,亦步亦趋的华锐风电相比竞争对手,受伤就格外严重。2011年,行业急刹车出现,大规模的项目审批受到限制,各种技术标准和管理办法不断出台,准入门槛被不断提高,在“风电之都”酒泉几无新开工风电项目,这让命系风力发电场订单的华锐风电遭受了沉重打击,当年新增装机容量2945兆瓦,被金风科技以3600兆瓦抢回了第一头衔,全球市场排名也从第二跌至第七。

“低价一哥”反被价格伤

韩俊良被业界称为“冒险家”,他主导下的华锐风电对于速度、规模有着狂热的追求。为了迅速抢占市场,华锐风电挥舞价格屠刀祭出低价策略,以一种激进的营销手法寻求薄利多销。在历次国家特许权招标项目中,除了政府部门的偏爱,低价都成为华锐风电中标的重要原因。例如,2008年6月开标的甘肃酒泉380万千瓦风机项目,华锐风电报价仅5800元/千瓦,比金风科技低了将近500元/千瓦,最终拿下180万千瓦的订单,而金风科技仅81万千瓦。

业内因此戏称华锐风电为“低价一哥”。然而这样的低价野蛮生长方式,犹如《倚天屠龙记》中的七伤拳,克敌之余自身也深受暗伤。其一是这种决绝的营销策略,将二三阵营的风电企业逼向墙角,让华锐风电树敌无数。其二,价格战加上行业产能逐渐过剩,使得产品价格大幅下降,所有从业者的盈利能力都大受其害。国内风机价格在2008年曾经高达每千瓦6500元,但是目前这个数据已经下滑到3500元,最终这也反作用于华锐风电自己,令其盈利能力受损,资产负债率上升。2007年和2008年,华锐风电的资产负债率均为89.5%左右,远高于金风科技的54.89%和44.8%。

过分追求扩张速度

华锐风电曾经创造了跨越式的成长奇迹,但是过分追求速度与规模的激进发展思路,给企业的持续成长埋下了一颗颗暗雷,随着疯狂跑马圈地下的技术、管理、质量等方面缺陷的一一爆发,企业自然就被卷入了漩涡。

事实上,变流器、控制器等风电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欧美企业手中,华锐风电与其他本土企业一样,是通过向国外买技术进行组装来发展风电。为了快速成长,华锐风电在研发上走的是一条冒险的技术豪赌之路。它从德国富兰德公司引进的1.5兆瓦风机技术,在当时就不是一种十分成熟和主流的技术,之前是生产了30台风机。针对技术上的缺憾,华锐风电“技术不足客服来弥补”,培育出国内最庞大的售后服务团队,要求他们在业主发现故障前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华锐风电为此支付了高昂的成本。

华锐风电这种做法引发业界质疑是用速度掩盖问题,但是无法一直掩盖下去。“2年质保期内免费修,但剩下的18年呢?如果一台风机要不断追加维修成本,客户会怎么想?”

张家口、酒泉等地先后发生的数次安全事故,则又揭示了华锐风电在高速扩张中质量与管理方面的缺失。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2011年行业急刹车之后,“冒险家”韩俊良却一如既往地选择扩大员工规模和基地建设,要在海上风电和海外市场上孤注一掷。“过去的事情证明我是对的,未来的事情也会证明我现在的决策是对的。”韩俊良的这份自信,被残酷的市场和收紧的政策击得粉碎。

对于风电企业而言,库存与应付账款相比业绩亏损更为致命,盲目的冒进就让华锐风电被高库存与高应付账款压得喘不过气。截至2012年9月,其存货金额达到85亿元之多,而该年一季度末,其应付账款高达100亿元,几乎与2011年全年营业收入持平。

与业绩大变脸相对应的是,华锐风电上市首日开盘即跌破发行价,当天跌幅9.59%,随后股价持续下跌,到目前已跌至6元左右。

尉文渊全盘操盘华锐风电之后,要想让企业游离漩涡,最根本一点的是要转变发展模式,从重规模转变为重效益,从重速度转变为重质量,从重装机转变为重电量,从而在风电行业的后草莽时代实现理性成长。

华锐风电业绩变脸 过度依赖政府支持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华锐风电风电机组

曾经以火箭般的发展速度创下业界“神话”的风电速成冠军—华锐风电,最近风波不断。减薪、放假、裁员、安全事故、跨国官司……再加上2012年巨亏4.9亿元,创投股东尉文渊接替创始人韩俊良担任董事长,昔日风光无限的华锐风电,为何犹如变脸一般迅速陷入激流漩涡中?

速成冠军迎来巨亏

近几年来,依靠政府的各类政策扶持与鼓励,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迅速上升,整个风电行业犹如一列急驰的高铁,华锐风电则是这列高铁上最传奇的一位乘客。

2004年,身为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韩俊良看到了风电制造业的机会,并萌生了创办一家市场化风机企业的想法。他设想的发展路径是,借助大连重工拥有的制造业优势,从国外引进风机技术,从市场上寻找资金,整合各种资源以较高起点进入风电整机制造业。

富有先见性地买下德国富兰德FL1500系列风机的生产许可证之后,在韩俊良的带领下,大连重工完成了1.5兆瓦风电机组国产化配套产业链,而当时国内主流风机机型还是750千瓦,行业老大金风科技也才开始进行兆瓦级风机的研发,韩俊良在起步阶段抢占了兆瓦级风电市场制高点。

随后的故事众人耳熟能详,华锐风电以令人咂舌的速度攻城略地,一路狂奔,2008年超越金风科技成为中国风电制造业老大,2010年跃居全球行业第二,占据11.1%的全球市场。2011年1月,华锐风电以创主板市场最高纪录的每股90元发行价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市值近千亿的风电设备生产商。短短5年时间,华锐风电就坐着“火箭”制造了中国企业史上的财富奇迹。

然而,华锐风电的超速发展从一开始就伴随着重重的质疑。在其上市之时,更有人预言,它的高速成长得益于大型电力国企的“风电大发展”,在此过程中,倘若缺乏产业政策、主管部门和大型国企中任何一家的扶持关爱,这种激进的发展模式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预言者一语成谶。从2010年开始,整个产业的风向悄然发生着变化,当中国风电逐步告别草莽时代,过去所有好事都赶上了的华锐风电,开始了连连的厄运,上市之后的两年里,业绩迅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脸,直至迎来巨亏。

从行业层面来看,华锐风电今日的境况可以说是在为过去几年整个产业的大跃进埋下一份单。在政府引导下,众多企业与资本一拥而上杀入风电领域,让中国风电累积装机容量从2004年的74万千瓦,暴增到2012年的75324.2兆瓦,成为全球风电装机规模第一大国。这种大跃进式的发展,导致当前国内风电整机制造环节已有近百家企业,产能过剩率超过50%,爆发式的产能过剩也导致电网无法消纳暴增的风电以至于并网与调峰难题无法突破,出现闲置和舍弃风电的尴尬。再加上全球经济衰退,越发放大了过快扩张的负面影响,使得中国乃至全球风电行业都进入危机期,维斯塔斯、苏司兰、歌美飒等国内外知名企业都或多或少地传出了裁员或关闭工厂的消息。

然而,将华锐风电当前面临的局面,仅仅归结为是整个风电行业风雨飘摇的一个缩影,却未必恰当。尽管其他风电企业也同样深受整个行业滞退的影响,根据2012年前三季度风电企业财务数据统计,风电企业净利润下降43.3%,营业收入同比减少7%,但都没有出现华锐风电这样的亏损面,比如金风科技2012年就仍然有1.5亿元净利润。为什么华锐风电恰恰是最受伤的那一个?

过度依赖政策与政府支持

“政府的产业政策很大程度上引导并决定了行业的发展速度,”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而我国企业在发展前期过分注重速度、数量、规模,对质量、核心竞争力的关注度明显不足,从而导致生产与市场、供给与需求的明显脱节。”所以,万一政策急刹车,那些政策依赖度高的企业肯定会吃亏。华锐风电无疑就属于这类企业。

华锐风电一直紧紧把握政策走向与决策者心理,从上马1.5兆瓦风机的第一步开始,华锐风电与韩俊良就为了迎合产业政策与政府部门而进行着一场技术豪赌。因为兆瓦级产品投入大、风险高、成本高,在当时多数业内人士看来无异于是铤而走险。然而,当兵行险招的华锐风电实现国产化兆瓦级风电机组的规模化生产时,刚好赶上国家发改委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的政策,踩准政策节奏的华锐风电因此在之后几次国家特许权招标中获取了巨大份额。

2006年下半年起,华锐风电又陆续开始了3兆瓦、5兆瓦风电机组的研发,这种实验性的技术开发,不仅深合主管部门鼓励生产大风机的意图,进而也赢得了包括五大电力公司在内的国企客户们的信任。

此外,华锐风电紧跟政府部门步伐还表现在它不顾风险、不计成本地承担了多项标志性的政府投资项目。其中最给决策者“挣面子”的工程,莫过于上海市政府要赶在世博会前实现的中国首个海上风电示范工程—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项目。这个项目要在海上安装34台3兆瓦的风机,而当时本土风电企业做陆上兆瓦机都是刚起步,所以金风科技、上海电气等企业都对项目摇了头,但是韩俊良点了头。华锐风电不惜重金邀请国际公司Windtec帮助联合开发。这个项目最终让政府在世界面前倍感有面子。

华锐风电业绩变脸 过度依赖政府支持(2)所属频道: 电建 风力发电 关键词: 海上风电华锐风电风电机组

政府部门对于华锐风电这样听话的“好孩子”自然要另眼相待。2009年,国家能源局风电技术装备座谈会选在华锐大连工厂召开,这是行业内首次。2010年初,国家能源局又将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海上风电技术装备研发中心设在华锐风电,并为其提供了7700万元的中央财政补助资金。

但是,当政府部门踩下刹车时,亦步亦趋的华锐风电相比竞争对手,受伤就格外严重。2011年,行业急刹车出现,大规模的项目审批受到限制,各种技术标准和管理办法不断出台,准入门槛被不断提高,在“风电之都”酒泉几无新开工风电项目,这让命系风力发电场订单的华锐风电遭受了沉重打击,当年新增装机容量2945兆瓦,被金风科技以3600兆瓦抢回了第一头衔,全球市场排名也从第二跌至第七。

“低价一哥”反被价格伤

韩俊良被业界称为“冒险家”,他主导下的华锐风电对于速度、规模有着狂热的追求。为了迅速抢占市场,华锐风电挥舞价格屠刀祭出低价策略,以一种激进的营销手法寻求薄利多销。在历次国家特许权招标项目中,除了政府部门的偏爱,低价都成为华锐风电中标的重要原因。例如,2008年6月开标的甘肃酒泉380万千瓦风机项目,华锐风电报价仅5800元/千瓦,比金风科技低了将近500元/千瓦,最终拿下180万千瓦的订单,而金风科技仅81万千瓦。

业内因此戏称华锐风电为“低价一哥”。然而这样的低价野蛮生长方式,犹如《倚天屠龙记》中的七伤拳,克敌之余自身也深受暗伤。其一是这种决绝的营销策略,将二三阵营的风电企业逼向墙角,让华锐风电树敌无数。其二,价格战加上行业产能逐渐过剩,使得产品价格大幅下降,所有从业者的盈利能力都大受其害。国内风机价格在2008年曾经高达每千瓦6500元,但是目前这个数据已经下滑到3500元,最终这也反作用于华锐风电自己,令其盈利能力受损,资产负债率上升。2007年和2008年,华锐风电的资产负债率均为89.5%左右,远高于金风科技的54.89%和44.8%。

过分追求扩张速度

华锐风电曾经创造了跨越式的成长奇迹,但是过分追求速度与规模的激进发展思路,给企业的持续成长埋下了一颗颗暗雷,随着疯狂跑马圈地下的技术、管理、质量等方面缺陷的一一爆发,企业自然就被卷入了漩涡。

事实上,变流器、控制器等风电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欧美企业手中,华锐风电与其他本土企业一样,是通过向国外买技术进行组装来发展风电。为了快速成长,华锐风电在研发上走的是一条冒险的技术豪赌之路。它从德国富兰德公司引进的1.5兆瓦风机技术,在当时就不是一种十分成熟和主流的技术,之前是生产了30台风机。针对技术上的缺憾,华锐风电“技术不足客服来弥补”,培育出国内最庞大的售后服务团队,要求他们在业主发现故障前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华锐风电为此支付了高昂的成本。

华锐风电这种做法引发业界质疑是用速度掩盖问题,但是无法一直掩盖下去。“2年质保期内免费修,但剩下的18年呢?如果一台风机要不断追加维修成本,客户会怎么想?”

张家口、酒泉等地先后发生的数次安全事故,则又揭示了华锐风电在高速扩张中质量与管理方面的缺失。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2011年行业急刹车之后,“冒险家”韩俊良却一如既往地选择扩大员工规模和基地建设,要在海上风电和海外市场上孤注一掷。“过去的事情证明我是对的,未来的事情也会证明我现在的决策是对的。”韩俊良的这份自信,被残酷的市场和收紧的政策击得粉碎。

对于风电企业而言,库存与应付账款相比业绩亏损更为致命,盲目的冒进就让华锐风电被高库存与高应付账款压得喘不过气。截至2012年9月,其存货金额达到85亿元之多,而该年一季度末,其应付账款高达100亿元,几乎与2011年全年营业收入持平。

与业绩大变脸相对应的是,华锐风电上市首日开盘即跌破发行价,当天跌幅9.59%,随后股价持续下跌,到目前已跌至6元左右。

尉文渊全盘操盘华锐风电之后,要想让企业游离漩涡,最根本一点的是要转变发展模式,从重规模转变为重效益,从重速度转变为重质量,从重装机转变为重电量,从而在风电行业的后草莽时代实现理性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