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力资讯 > 火力发电 >  > 正文

齐柏林的叹息——看德国如何改造煤矿变成绿能

2018-12-12 06:14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颜和正

“亚泥,比五年前我拍看见台湾的时候挖更深了。”这是齐柏林上个月在花莲空拍太平洋鲸群,飞越太鲁阁上方的亚洲水泥矿场时,所发出的叹息。《看见台湾》4年前上映时,苍郁东海岸上方一块亚泥采矿的“断头山”景象,令人震撼。

今年三月台湾矿业法修法前夕,经济部通过让从1957年就开始在此挖矿的亚泥,继续延展20年的采矿权,再度引爆经济成长与可持续发展这个看似永无解法的争议。随着齐柏林的不幸逝世,网路上也发起撤销亚泥采矿权的连署。

齐柏林的叹息——看德国如何改造煤矿变成绿能

齐柏林在“看见台湾”中,呈现亚泥采矿的空拍画面。齐柏林摄。

然而,经济与环保真的无法并存吗?德国将煤矿变绿能的案例,可以提供另一种思考。今年三月,德国西北部北莱茵—西发利亚省(North-Rhine Westphalia)政府宣布,位在当地的普斯波(Prosper-Haniel)煤矿,预计在明年结束采矿后,改造成一个巨大的“电池”,计划结合风力、光伏能、与水力发电,产出200百万瓦(megawatt)的可再生能源,提供40万户家庭用电。

利用风力、水力、与光伏能,将黑煤转绿能

煤矿主人、也是德国最大煤矿公司RAG AG,正与当地政府及杜伊斯堡-埃森大学(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合作,预计将这个于1974年启用至今的煤矿,转成可再生能源的抽蓄电厂。一方面在矿坑最上层装置风力与光伏发电设备,一方面利用矿坑深达1200公尺的纵深与延绵26公里长的坑道,注入100万立方米的水量,在用电离峰时段利用便宜、多余的电力,将水抽到在矿坑表面改建的水库,在用电高峰时段再将水向下放,启动位在坑底的涡轮发电。如此一来,矿坑产出的不再是黑乌乌的煤炭,而是干净环保的绿能。

齐柏林的叹息——看德国如何改造煤矿变成绿能

矿坑发电厂示意图。图片来源:杜伊斯堡-埃森大学。

北莱茵—西发利亚省是德国重要的经济重镇,富含煤铁矿,以采矿炼钢等重工业著名的鲁尔工业区(Ruhr)即位于此,可说是德国工业革命的摇篮。虽然高污染的重工业已逐渐凋零,但这里仍是德国人口最多的一省,也是对德国经济贡献最大的地区,占全国GDP的五分之一,发电量更占了三分之一,德国主要的电力公司都聚集在此,包括RWE、E.ON、Steag、Uniper、Innogy等。因此,在德国废核电、拼绿能的“能源革命”(energiewende)中,这个“黑煤转绿能”的计划,就成为一个重要指标。

一石二鸟的改造计划,解决失业与环保问题

这个计划可说是一石二鸟。一方面解决矿工下岗的失业问题,因为他们可以转成电厂的员工;一方面激励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德国预计在2022年全面废核,202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需占总用电量40~45%;2035年目标进一步提高到55~60%。目前德国全国已经有27座火力发电厂申请退役,如果这个计划成功,预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煤矿起而效尤。

美国也有类似做法。过去是产煤重镇的维吉尼亚州(Virginia),也打算将好几个废弃煤矿改建成利用水力发电的“储备电池”。肯德基州(Kentucky)的矿业公司柏克莱能源集团(Berkeley Energy Group),则是正跟EDF可再生能源(EDF Renewable Energy)合作,计划将两个位在山顶的旧煤矿,改造成该州最大的光伏发电厂。这个计划正在进行可行性评估,预计总发电量可达到50~100百万瓦,同时也能提供矿工新的工作机会。

虽然德国与美国的状况跟台湾不尽相同,但是从高污染的黑煤变成干净的绿能,从破坏生态到友善地球,这说明了经济与可持续发展,不必然是毫无交集的平行线。在高喊非核家园、追求绿能发展的时候,台湾政府与企业是否听到了齐柏林的叹息?

※本文转载自CSR@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