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能源 > 化工能 >  > 正文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2018-12-12 12:25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毛泽东在谈到中国工业发展时曾说,有四个人不能忘记:讲重工业,不能忘张之洞;讲轻工业,不能忘张謇;讲化学工业,不能忘范旭东;讲交通运输,不能忘卢作孚。由此可见范旭东在中国化学工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这四个人当中,范旭东的事业或许是最为艰难,也最具有开创性的,因为在他之前化学工业在中国是完全没有基础和传统的。因此在中国近代的企业家中,范旭东是最有勇气的一个。10月4日是范旭东逝世70周年,广播君为您梳理他的生平事迹,纪念这位民族化工行业的先行者和奠基人。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范旭东小传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范旭东(1883年10月24日-1945年10月4日),湖南湘阴县人,出生时取名源让,字明俊;后改名为范锐,字旭东。他是中国化工实业家,中国重化学工业的奠基人,被称作“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 20年代初,他创办了亚洲第一座纯碱工厂——永利化学公司碱厂,突破了外国公司的垄断,与侯德榜等成功地解决了制碱过程一系列化学工艺与工程技术问题。30年代,他创办了我国第一座生产合成氨的联合企业——永利化学公司铔厂。抗战期间,他在大后方先后创办了久大川厂和永利川厂,推进了大西南建设,支援了抗战。他为我国民族工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范旭东:崛起于荒原的中国重化工之父

中国第一座精盐厂:为“食土民族”摘帽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久大盐业公司原貌)

上世纪初,西方国家已明确规定,氯化钠含量不足85%的盐不许用来做饲料;而在中国许多地方仍用氯化钠含量不足50%的盐供人食用。因此,有西方人讥笑中国是“食土民族”。1915年,范旭东在天津创办久大精盐公司,生产出中国本国制造的第一批精盐,它品质洁净、均匀、卫生,品种主要有粒盐、粉盐和砖盐等,范旭东亲笔设计了一个五角形的商标,起名“海王星”。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久大盐业公司大楼近照)

亚洲第一座纯碱工厂:中国工业进步的象征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天津碱厂前身:永利制碱厂)

“苏尔维法”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但西方国家在这方面已经形成专利垄断,对外绝不公开。范旭东决意雪耻制碱,1918年,永利制碱公司在塘沽成立,进行了3个多月的试验之后,打通了工艺流程,制出9公斤合格的纯碱。永利经历的磨难更甚于久大,其前后竟长达8年之久。1926年6月29日,永利终于生产出纯净洁白的合格碱,全厂欢腾。范旭东给产品取名永利纯碱,以区别于“洋碱”,8月,在美国费城举行的万国博览会上,永利纯碱荣膺大会金质奖章,专家的评语是:“这是中国工业进步的象征。”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1954年4月23日,毛泽东同志视察永利碱厂)

新中国成立后,“永利”和“久大”先后公私合营,1955年两厂合并,称永利久大沽厂,1968年3月更名天津碱厂。到2004年,天津碱厂纯碱已畅销20余个国家和地区,天津碱厂成为中国最大的纯碱、精铵生产商和出口商。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渤化天碱现今厂貌)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2008年8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天津碱厂新区考察)

2005年12月18日,渤海化工园暨天津碱厂搬迁改造工程在天津滨海新区九大功能区之一——临港工业区正式开工。2010年10月6日,天津碱厂氨碱系统停工,标志着老厂区各装置有序停工退出生产。2010年8月6日 天津碱厂新区煤气化#2生产装置投煤点火成功。2013年12月31日,更名为天津渤化永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远东第一化工厂:拉开国人自办硫酸工业的滥觞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永利铔厂)

盐、碱企业的创办成功,让范旭东深知我国化工要有快的发展,“酸”这一基本工业定要自立,且由于“硫酸厂平时可为民用,如国家遭受侵略,立可转为军用,因此绝不能让外国人染指”。鉴于此,范氏于1929年正式向国民政府提出承办硫酸铔厂,并做积极准备。20世纪30年代,范旭东创设了永利化学工业公司南京铔厂,被时人冠誉为“远东第一”。其创建与发展,不仅拉开了国人自办硫酸工业的滥觞,成为彼时民营工业发展的典范,更在我国近代化工史上占有恢宏地位。

中国人的第一批化肥

1937年2月5日,永利铔厂出产了中国人自己生产的第一批硫酸铔化肥,这是中国化肥工业史上崭新的一页。永利铔厂作为当时国内罕见的化工联合企业,远远超出了我国三十年代的整体工业水平,国人把它和美国的杜邦公司相媲美,称它为“远东第一大厂”。然而,当永利铔厂生产出第一批化肥时,中国大地已处于抗日战争前夕。抗战爆发后,永利铔厂立刻停产化肥,秘密改产军火。上海沦陷后,日军逼近很快,工厂只来得及将一批最好的机床拆走,装船运往武汉和四川,剩余设备和物资全部落入敌手。日军将永利铔厂的重要设备拆卸后运往国内,安装于九洲大牟田东洋高压株式会社横须工厂用来生产军火。这个中国当时最具代表性的工业大厂就此夭折。

国商身后虽落寞 铮铮风骨当永存

抗战胜利后,范旭东曾希望向日本索回被抢物资,但是国民政府对民族工业不闻不问。公司一方面派工程师赵晏如等人到日本去交涉收回设备,一方面派员接收永利铔厂,发现设备损毁甚多。范旭东壮志未酬,因积劳成疾于1945年10月在重庆病逝。

他去世后,侯德榜继任永利公司总经理,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费时十个月,耗资十万元将工厂的设备修复,勉强于1946年8月复工生产,但产量只有战前三分之一左右。南京解放后,南京市军管会接管了该厂,并于1958年1月将工厂改组为南京化学工业公司。这个奄奄一息的“远东第一大厂”终于获得了新生。

在范旭东之前,榜上的企业界人物已有张元济、张謇、何廉、盛宣怀、宋子文、孙越崎、李国鼎。不过,他们虽都或长或短经营过企业,但纵观其毕生所为,则分别是以学者、官僚或兼具二者身份,在文化、教育、学术和社会政治等领域,留下了显著影响。而他们那些企业,或者利润动机、经营观念淡薄,或者太多谋求和依赖其垄断地位,直接或间接面向乃至隶属于官府、受官僚买办操纵,所以很难被视为本来意义的企业家了。而范旭东作为中国近代最重要的化工企业的创办人和成功的经营者,堪称榜上现代企业家行列中第一人。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范旭东的身边聚集的都是后来的科学巨匠和政治要人,比如侯德榜、李烛尘和陈调甫,并且他们对范旭东始终忠诚不移。一个人能够吸引和感召这么多同样杰出的人物,范旭东个人的品行和魅力令人倾慕。在永利碱厂艰难创业的过程中,范旭东、陈调甫、侯德榜、李烛尘等人,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在紧要关头,甚至彼此以生命担保,共同奋斗。范旭东对事业伙伴总是给予完全的信任和支持,这也正是他的管理魅力所在。

范旭东语录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宁肯为工厂开追悼会,坚决不与侵略者合作。”

1934年范旭东为他的集团拟定了四条信念:原则上绝对的相信科学、事业上积极发展实业、行动上宁愿牺牲个人顾全团体、精神上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的光荣。

为了(制碱)这件大事业,虽粉骨碎身,我亦要硬干出来。

“本底子是书生事业,惟有亲近学术,开拓我们事业的前程,才是正轨。”

“列强争雄之合成氨高压工业,在中华于焉实现矣。我国先有纯碱、烧碱,这只能说有了一翼;现在又有合成氨、硫酸、硝酸,才算有了另一翼。有了两翼,我国化学工业就可以展翅腾飞了。”

“中国如其没有一班人,肯沉下心来:不趁热,不惮烦,不为当世功名富贵所惑,至心皈命为中国创造新的学术技艺,中国决产不出新的生命来。”

众评范旭东

毛泽东挽范旭东:“工业先导,功在中华”

侯德榜:“先生当公司总经理三十余年,出门不置汽车,家居不营大厦,一生全部精神,集中于事业,其艰苦卓绝,稍知范先生为人者,胥能道之。”

《新华日报》悼念范旭东 :范先生的半生坎坷,象征了数十年来中国民族工业的坎坷!中国如不能独立自主,中国政治如不能走上民主的道路,则民族工业是没有方法发展的……假如范先生的心血是灌溉在民主国家的土壤里,我们知道他的果实一定比现在更加丰硕,更加美丽!

结语

范旭东一贯自称书生,从不把自己看做商人,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的“书生之念”比“发财之念”浓厚得多。创业二十年时,他说过一番话:“我总觉得中国受病已久,它的存亡关键,决不在敌国外患的有无,完全是握在全国智识分子手里,智识分子教它兴就兴,教它亡就亡。”这样的话也许只有他说得出来。他是中国化学工业的开创者,也是一个浑身弥漫着浩然之气的知识分子。所以,面对日本军方的诱惑,他断然回答:“宁举丧,不受奠仪”。

范旭东毕生拼斗于中国化工业的振兴,生为此虑,死不瞑目,实在是中国企业史上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商之大者,为国为民”,说的正是像他这样的人。

范旭东:近代中国化工之父,一生化工救国路

(范旭东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