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能源 > 生物质能 >  > 正文

5年内我国生物质能基本实现商业化

2018-12-11 23:31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北京商报讯(记者 蒋梦惟 林子)在煤电产能极度过剩的背景下,发展可再生能源迫在眉睫。12月5日,国家能源局印发《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要扩大生物质能产业的市场规模,到2020年,生物质能要基本实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利用,生物质能产业新增投资约1960亿元。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生物质能产业目前仍面临成本高、技术低、燃料难收集等三大“拦路虎”,实现商业化发展任重道远。

据了解,生物质能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它以生物质为载体的能量,利用秸秆、枝叶、地沟油等生物质来发电。本次《规划》指出,到2020年,生物质能年利用量约5800万吨标准煤。生物质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500万千瓦,年发电量900亿千瓦时。

实际上,虽然生物质发电在我国总发电量中占比并不算高,但也已经初具规模。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5年度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监测评价报告》指出,截至2015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4.8亿千瓦,其中生物质发电只占全部发电量的0.9%,不过发电装机1031万千瓦,发电量527亿千瓦时。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初具规模的生物质能产业要想实现商业化,还需解决成本高、技术低和燃料难收集等三大问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尽管生物质能燃料多样,但很难收集,他解释称,由于生物质能发电器材距离规模化还有一定距离,生物质能发电厂的建设和运营成本会比传统发电厂高约1-3成。为了节约成本,地方企业收购秸秆的价格较低,不足以支付农民整理、运输秸秆的成本,因此不少农民宁愿在田地里将秸秆烧了,也不愿做“亏本买卖”,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在高成本的助推之下,生物质能的电价也居高不下。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普通生物质能的发电价格约在0.75元/度,垃圾发电约0.65元/度,但目前煤电的价格只需0.35-0.5元/度,“生物质能的电价远远高于煤电价格,即使现在能用生物质能发电、产油,民众也不一定愿意用”。

在技术方面,韩晓平表示,光伏、风电和煤电都是相对较为细化和精准的领域,但生物质能领域涵盖众多,产业链条较为分散,不易于集中力量攻坚克难,导致生物质能产业的技术发展参差不齐,秸秆、枝叶等个别细分领域的发电技术较为完善,但大部分领域的技术还不足以达到商业化发展的标准。

“生物质能涉及各个领域,要实现生物质能的商业化,还得出台细化政策,让各个部门协同联动执法”,韩晓平建议称,对于生物质能发电厂成本过高的问题,政府可以考虑加大补贴力度,让电厂健康运营。实际上,今年9月,国家发改委就发布了《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意见稿)》,提出要适当降低分布式光伏补贴标准,但生物质能发电将继续执行国家定价,此举被业内看做是对生物质能发电价格的另一种支持。

针对秸秆收购困难的问题,可以加大对农民的补贴力度,同时严查燃烧秸秆等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让农民的违规成本增高。在燃料储存上,则要兴建符合储存标准的仓库,并对愿意组织收购工作的种粮大户给予补贴,也可以将燃料化为沼气后再收购。

据了解,12月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编制“十三五”秸秆综合利用实施方案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在全国建立较完善的秸秆还田、收集、储存、运输社会化服务体系,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专家分析指出,若指导意见正式颁布,将从源头助力生物质能发展。

韩晓平表示,生物质能除了可以发电,也可以炼成柴油,目前普通民众对生物质柴油接受度较低,政府部门则可以作出示范,给市政车辆配备生物质油,帮助这类油品更快的走进社会,实现商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