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能源 > 生物质能 >  > 正文

生物质发电恶性竞争自酿苦果

2018-12-12 04:06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生物质发电行业亦未能幸免制约产业发展的中国“魔咒”。

据了解,目前在包括华电宿州生物质发电公司在内的江苏苏北、鲁南、皖北三省交界半径不足300公里的范围内,聚集着20多家生物质发电项目。

记者注意到,在山东西部的聊城及河北南部的邯郸、邢台等地,亦是国内生物质发电项目较为密集区域之一,这一区域也聚集了10余家物质发电企业。

倾诉这种企业密集所带来的竞争苦果,邯郸市某生物质发电公司负责人更有发言权。他告诉记者,在区域燃料资源一定的情况下,企业布点增多,就意味着谁的价格高,谁就能收到燃料,这样必然导致燃料收购竞争加剧,造成燃料价格不断攀升。

生物质发电恶性竞争自酿苦果

他告诉记者,由于竞争因素,目前,每吨秸秆收购的价格已由去年的每吨200多元上涨到今年的300多元,即便如此,企业燃料缺口依然巨大,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收购,促使企业发电成本大幅增加,很多企业因此苦不堪言。

燃料价格节节攀升,甚至突破生物质发电企业承受临界点,但农民依然缺乏积极性。在当前全民打工时代,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极度缺乏,再加之受天气、墒情影响,无论是夏收夏播,还是秋收秋种,农民都在抢收抢种,相当繁忙,根本没有时间去收集。尽管一亩地秸秆收集起来运到电厂可能卖个两三百块钱,但在收集打捆等专业设备相对缺乏的农村,也没人愿意费时费力收集这些秸秆。

除此燃料缺乏,难以满足生产外,相对于同等规模火力发电,生物质发电投资成本要高出一倍还多,而且人力等运营维护成本也高出许多。这使遭遇燃料缺口的生物质发电企业似乎更是雪上加霜,叫苦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