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能源 > 小水电 >  > 正文

小南海水电站建站初衷遭质疑 搬迁令8年未落地

2018-12-12 16:28admin中国电力时空网
小南海水电站建站初衷遭质疑 搬迁令8年未落地

小南海水电站项目选址地——重庆巴南区中坝岛。本报记者 邓全伦 摄

小南海水电站建站初衷遭质疑 搬迁令8年未落地

为建小南海水电站,2006年,官方下达“封库令”,禁止房屋建设以及招商引资。8年后,中坝岛上许多房屋都成了危房。本报记者 邓全伦 摄

小南海水电站被否背后的生态效益之争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3月底,环保部一纸环评批复,明确否决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项目。因小南海水电站坝址位于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不能开工任何项目。这让 “反坝派”和“挺坝派”争议了七八年之久的小南海水电站瞬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文件显示,环保部3月30日批复了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提交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环保部在批复中提出,“不得在向家坝水电站坝址至三峡水利枢纽库尾长江干流河段和支流岷江、赤水河河段等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它任何拦河坝(闸)等涉水工程。”

连日来,长江商报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官员,水利专家和环保学者。对于环保部的批复,很多机构将其解读为,第一次明确否决了小南海水电站。但也有不少质疑,认为环保部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存在法律瑕疵和程序问题。

环保部批复被指违反程序

自小南海水电站2012年2月4日获得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前期工作以来,重庆市各方一直在积极推进其尽快开工。“我们还没接到上级叫停通知。”重庆市移民局一处室官员4月10日回应长江商报记者称,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是国务院批复的国家规划,环保部批复仅代表部门意见,并不能决定项目的去留。

作为小南海水电站项目的业主,三峡集团至今尚未对外发声。环保部亦未进一步回应小南海水电站的工程环评情况。

“为何环保部会在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的环评批复中否决小南海水电站?”小南海水电站总设计师周良景则通过媒体表示不解,“我们都还没有申报工程环评,环保部怎么否决?项目前期论证很快能结束,正准备申报,目前我们没有接到任何新的指示和通知,工作照常。”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一直是坚定的“挺坝派”,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直指环保部瞎折腾,“国务院2012年批复《长江流域综合规划》,小南海水电站的建设仍保持其中,要改也是国务院来改,环保部无权改变国家规划。”

小南海建坝

珍稀特有鱼类将逼向绝境

2012年2月4日,小南海水电站获得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文后,重庆官方对其的推进一直保持低调——原因就在于这个项目一直备受环保组织质疑。

环保组织质疑,源于小南海水电站正好建在了“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这将导致多种珍稀、特有鱼类产卵场和栖息地大量丧失,毁灭性破坏长江上游的水生生态系统。

重庆市政府清楚地认识到,要上马这个项目,必须调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的范围。

调整保护区的范围须经过几个步骤:首先,要由重庆方面聘请有关专家出台调整的研究方案;其次,由农业部对方案进行论证。农业部通过方案后,再交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表决;表决通过后,方案还需提交国务院最后定夺。

重庆一开始委托中科院水生所等单位,论证小南海水电项目的可行性;2008年8月完成《小南海水电站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影响及其减免对策专题研究报告》。

2009年2月和5月,农业部两次组织专家对以上报告进行了论证,11月,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会议上,30名委员全票通过了重庆市关于保护区的调整申请。

2009年11月9日,国内6家环保组织和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将一封申请函递送环保部,要求旁听在当月召开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的年度会议,但遭到拒绝。

2011年1月和2月,国内环保组织分别致信环保部、农业部,申请包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对鱼类保护区调整的会议记录在内的多项信息公开。农业部给出不予公开的理由是:要求的信息属于“过程性信息”。

包括北大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等环保学者认为,20年来,长江上游的珍稀特有鱼类的栖息地被迫从葛洲坝退到三峡,从三峡退到溪洛渡,从溪洛渡又退到小南海,小南海如果建坝,无异于把珍稀特有鱼类逼向绝境。

“在金沙江梯级水电开发快速推进的形势下,这一国家级保护区极有可能成为长江上游众多鱼类最后的庇护所,是平衡开发与保护的最后底线。”吕植说。

经济效益有限,建站初衷遭质疑

伴随对生态破坏的争议,小南海水电站的装机规模和年发电量规划却不断增长。

公开资料显示,小南海水电站的最初规划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仅为40亿千瓦时。

但2012年2月23日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小南海水电站的装机容量为168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85.84亿千瓦时。36天之后,《重庆日报》披露的数据再度增加。报道显示,电站计划投资约320亿元,库容13亿立方米,装机容量200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为102亿千瓦时。

据以上数据测算,小南海水电站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将达到1.6万元,是金沙江下游3座梯级电站平均投资的3.6倍多,也超过三峡4950元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表示,小南海水电站建成后,将发挥巨大综合效益:一是电力保障作用突出,不仅可以缓解重庆能源紧张状况,还有助于重庆转变能源发展方式;二是从根本上改变川江河段航道条件;三是有效减少重庆主城港区泥沙淤积,明显增强重庆主城和三峡水库防洪能力;四是改善提水条件,从根本上解决渝西地区工程性缺水问题。

但在长江委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看来,小南海水电站经济效益十分有限。项目设计年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仅相当于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4个梯级电站的5.2%。重庆的电力资源缺口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巨型水电站协调解决。

翁立达回忆,“2007年,薄熙来刚到任重庆,大唐公司(特大型发电企业集团)就拿了一个亿,请长江委设计院做前期工作。”翁立达说,“有一次水利部前部长钱正英到重庆,薄熙来请他吃饭,我在座,薄说我们建小南海,对减少三峡的泥沙会起到比较大的作用,钱正英回了一句:我不担心三峡的泥沙问题。”

不过,重庆官方对外界不断的质疑表现淡定。小南海水电站的开工先后列入了2013年、2014年、2015年重庆市重点建设项目名单。

除了环保组织,与重庆相邻的四川泸州、宜宾也明确反对小南海水电站项目。2015年全国“两会”,小南海水电站的建设再遭两位全国人大代表的抵制。他们是四川省泸州市长刘强、宜宾市长徐进。泸州、宜宾均位于长江上游,这两座城市的行政主官都认为一旦小南海电站建成,将影响到长江航道四川段的通航能力。

opinion

小南海水电站经济效益十分有限。项目设计年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仅相当于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4个梯级电站的5.2%。重庆的电力资源缺口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巨型水电站协调解决。

——长江委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

小南海水电站建站初衷遭质疑 搬迁令8年未落地

小南海水电站投资规划。

搬迁令高悬八年未落地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最近这几天,重庆巴南区鱼洞镇大中村村支书廖大全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村民们在电话里急切地问他同一个问题:“水电站真不建了?我们的地也不占了?”

环保部的批复否决了小南海水电站项目,对多年守望搬迁的中坝岛村民来说,这纸批复来得有些突然。“大家感到很失落,水电站一旦叫停,移民搬迁计划自然成为泡影。”廖大全说。

鱼洞镇大中村,位于号称长江干流第三大岛的中坝岛上,重庆小南海水电站的坝址就选定于此。中坝岛面积为4.2平方公里。

大中村前支部书记杨双荣称,2006年下半年,小南海水电站的地勘测试正式进场启动后,官方就对中坝岛实行了“封库令”,冻结户口、禁止房屋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等,8年来,我们一直在等待搬迁移民的命令。

前期“三通一平”工程未如期进行

在重庆市发改委发布的2015年全市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名单中,小南海水电站赫然在列,称“力争开工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及其配套工程”。而三年前的2012年3月29日,该电站的奠基暨“三通一平”前期工程(通水、通电、场地平整),已在中坝岛上启动。

小南海水电站由重庆市政府和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下称“三峡集团”)共建,工程总投资约320亿元,总工期7年6个月,装机200万千瓦,年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是目前重庆市“投资最大、装机规模最大、发电量最大”的水电项目。

《重庆日报》的一则报道称,小南海水电站是重庆“十一五”规划的重大能源项目和保障“十三五”能源供应的支撑电源。开发依据是1990年国务院批准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其中提到:长江干流三峡之上、向家坝之下,应当修建小南海、朱杨溪、石硼等大型电站。

2007年初,三峡集团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20多名水利专家对其进行1年多的考察,最终将小南海电站坝址选在中坝岛。中坝岛孤悬江中,岛形细长,宛若一条逆流而上的洄游大鱼,水电站坝址将建在鱼头部分。

4月10日,长江商报记者搭乘轮渡登上中坝岛。岛面平坦土壤肥沃,到处是绿油油的蔬菜。这里全部属于鱼洞镇大中村,下辖4个村民小组共3000多人。这里没有想象中忙碌的施工场景。

据长江商报记者实地探察,2012年3月小南海水电站奠基仪式后,“三通一平”工程并没有如期进行,奠基石早在2012年7月的洪灾中被冲倒。“但坝址的地勘、建坝征地实物指标调查、移民搬迁测算等工作都已结束。”廖大全说,等水电站一拿到“路条”,村里3000多人就全部搬迁到岛外政府修建的移民安置房。8年来,因禁止房屋建设,记者目光所及,岛上房屋普遍破败。

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小南海水电站建设征地涉及重庆市大渡口、九龙坡、巴南、江津共4个区,22个镇(街)127个行政村(社区),征地总面积5.85万亩,涉及人口3万余人。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或名存实亡

对于否决小南海水电站的原因,环保部在《关于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称,过去十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为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等进行过两次调整,已经使自然保护区功能受到较大影响,未来必须“严守生态红线”。

事实上,调整长江上游鱼类保护区的范围,这并不是第一次。

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前身是长江雷波—合川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后者2000年由宜宾市珍稀鱼类保护区和泸州市珍稀鱼类保护区合并成立,并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05年4月,为给向家坝、溪洛渡的两大水电站让位,国务院批准首次对该保护区进行调整:保护区长江上游江段近420公里江段缩短至353.16公里。

这一次调整后,当时国家环保总局曾明确表态,“在规划修编与建设中应明确调整后的保护区内不得再进行水利水电开发活动”、“保护区已经退无可退”。

然而,2011年底,国务院批准长江上游鱼类保护区的第二次调规,保护区下游终点必须往上收缩22.5公里,将小南海江段彻底划出保护区。

这让外界质疑,小南海电站建成将使“保护区名存实亡”。此后,众多环保组织、学者、志愿者屡屡上书有关部门,要求阻止该项目上马。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曾明确表示,环保部高度重视媒体和社会组织对重庆小南海水电站的有关意见,并已要求地方环保部门对小南海水电站项目深入论证,慎重决策。

重庆环保部门:

“没接到叫停通知”

如今小南海水电站的命运,真的会被环保部一纸批复终结吗?

廖大全这几天接到岛民们的咨询电话后也很苦恼,“如果电站真不建了,百姓意见很大,安抚工作会很难做。毕竟这么多年来,岛上禁止建房,一切民生项目停止。危房太多,地方发展远远滞后。”

他苦恼的是,对于电站建还是不建,至今未得到来自重庆官方的权威说法。重庆相关环保部门均表示,没有参加有关小南海环评的具体工作,至今也没接到环保部的相关文件。

小南海水电站开工,已被纳入了今年重庆市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名单。小南海水电站项目涉及到的重庆4个区,目前仍在推进移民安置规划报告编制工作,以及安置房的前期工程。

巴南区移民局一官员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我们正在按市里要求在强力推进,做好移民安置前期工作。没有接到市里通知,我们不会停。”江津区移民局亦曾召开机关干部职工大会称,努力推进系列前期工作,为2015年10月小南海水电站开工建设创造必要条件。

opinion

2006年下半年,官方对中坝岛实行“封库令”,冻结户口、禁止房屋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等,8年来,我们一直在等待搬迁移民的命令。——大中村前支部书记杨双荣

小南海水电站建设征地

重庆市

4个区

22个镇(街)

127个行政村(社区)

征地总面积5.85万亩

涉及人口3万余人